不知你对艺术家的印象如何,是否觉得他们离经叛道难以捉摸?“其实艺术家是一群渴望被理解接纳的人。”沙画艺术家马仔(马颖章)说。今期Kingdom Life 采访了马仔及演员June(林兆霞),他们如何被神呼召在艺术领域为神得着这个群体。

.马仔的沙画作品

艺术领域服事团队

马仔过去一直从事沙画及艺术有关工作,直到2016年在一个职场转化特会中,神呼召他起来为艺术山头赢回土地,并带领他到一间非牟利机构成为驻场艺术牧者。艺术牧者的工作,就是牧养艺术家,帮助他们在艺术领域找回命定。艺术家工作时间飘忽,触觉敏锐,情感细腻,甚至非常自我,在信仰,教会及信徒这三角型的关系中,未必懂得如何平衡和迁就。“听牧师讲以前与我相处的事,他也觉得我很有性格,不易相处的。因为我也是一个艺术家,也是性情中人。既然我是过来人,我明白与艺术家沟通,是源于什么基础及方式。神让我在前半生先处理自己与神的关系,然后让我成为艺术家与信仰相遇的桥梁。”

马仔曾带一位音乐家去教会,这位音乐家之前是不喜欢教会的,因为他觉得教会的音乐很差。“我尝试告诉他,其实神很爱你,很想你用不同的方式敬拜祂,所以你可以用自己的音乐敬拜神的。”经过几次的交流,他愿意继续去教会,因为他感觉到教会对他的接纳。

June是一名演员,同时与马仔在同一团队中从事行政工作。June在2015年拍的一部电影中扮演流浪的妇人,一星期后巧遇一位朋友正要去探访露宿者。“我听到之后脑中好像微波炉一样‘叮’一声,就立刻加入他们一起探访。之后他们就邀请我去教会,所以很畅顺地,我就信主了。”2016年,June偶然重遇马仔,当时他正在现时的机构中开荒,正正也欠缺一名行政员工,就是这样,June加入了团队,并且在马仔初信栽培的牧养下快速成长。June形容,这是她在信仰里的一个转折点,神感动她配合团队在艺术范畴做职场转化的工作。

.《春娇救志明》剧照(左:June)

表演散播福音种子

“有时我会想,我是一名演员,如何在一些重要的场合,去事奉神或者爱别人?然后我想到,可以与别人的生命直接接触的,我最拿手就是演戏了。”于是June想到用表演去接触小朋友或街坊。“可能日后有其他人向他们传福音,而我们所做的就是其中一个点,当他们以后将所有点连起来,就会成为一条路带领他们回到神的家。”最近June在参与一个与音乐有关的艺术项目,源于她有一个基督徒朋友是吹长笛的,他一直有在网上做直播。June发现他直播中演奏的音乐能够安抚人的心灵。June很想与他合作,就尝试以唱歌形式加入朋友的直播。June后来收到的反应都很正面,很多朋友都觉得这种的合作很好。偶然他们也会在直播中播放诗歌,她认为如同撒种一样,期待神将有一天使它们发芽。

.June圣诞互动故事剧场《熊出没主意》

而近期最令June深刻的一次表演服事,是在去年机构的圣诞活动。当时她既要负责行政工作,又要负责一个独角话剧表演。因着行政工作实在太忙碌,临近圣诞那段时间,她差不多通宵几个夜晚赶工,而话剧剧本却一直抽不出时间完成。最后在表演开始的前一晚,June已经筋疲力竭,但她深知这是神想她去做的表演,咬紧牙关用一个通宵的夜晚很高效率地排好整部剧。第二天的表演,小朋友和街坊的反应都很好。“我最记得表演结束后,有一位小妹妹本来一直很安静地看话剧的,竟然突然抱着我的腿,对我说:‘我想和你做朋友。’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眼泪忍不住涌出来。”

用艺术进入不同社群

.马仔沙画表演

神也透过沙画,不断扩张马仔的服事边界。当他第一次倒沙落灯箱时,神就说话,其实你也是一粒沙。人不喜欢沙尘,落到身上都想拍走,但神说祂喜欢,因为是祂创造的。“不要小看几粒微小的沙尘,当它们堆积一起,有光就有变化,很美丽的图画就可以创造出来。”对马仔来说,以前从没有想过可以进入精神病院教精神病康复者画沙画。“我觉得很奇妙,画画可以去到医院、监狱甚至肢体残障社区等,那里的人全部都是社会看来不美丽,残缺的人。这又令我想起沙,因为沙也是石头经历过无数磨蚀及粉碎才变成。所以神也爱那些残缺的人,神都爱的我们就要去服事。我发现自己在服事过程中也被建立和鼓励,这才是我最大的得着。”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