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12日在香港舉行的「超自然經歷神特會」為香港教會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史無前例的門,香港現在要看見超自然得以在自然的物界中彰顯出來。這是一個全新的契機,也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神是個靈,那就是說,祂是一個超自然的神,不受限於自然界的運作,因為時間和空間都是祂創造的。從始至終,神都盼望祂所創造的人要在超自然中運作——以超自然為核心去管理自然界的運作。換句話說,這是一個優先次序的問題,而不是一個非此即彼的問題。正如耶穌吩咐信徒要「先求祂的國和義,吃、喝、穿的東西都要加給他們」。吃、喝、穿與神超自然的國度不是敵對的,但須要按着超自然來運作。

然而,墮落的人卻喜歡停留在自然中運作,認為肉眼看見的、手能摸到的就是一切,拒絕讓超自然介入並管理自然的運作。基督的教會過去一直受西方希臘思想影響。當中有信徒直截了當地否認耶穌能醫病、趕鬼、叫死人復活,認為神蹟真的與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人因着耶穌崇高的情操和道德而被感動和找到生命的價值。另外,有些信徒則不否認耶穌行過的神蹟奇事,但是認為超自然的醫治和釋放等事情只屬於耶穌和初期新約教會的時代,它們隨着使徒時代的完結已經「終止」了。又有一些信徒不單相信耶穌和初期教會醫病、趕鬼和叫死人復活,而且相信超自然的事情今天仍然不斷發生,但是他們卻仍然停留在自然的運作中——沒有藉着自己把超自然的國度在自然界中彰顯出來,沒有跟隨耶穌那樣倚靠聖靈去醫病、趕鬼、叫死人復活。

上述的三種信徒的情況雖然程度不同,但是跟昔日以色列人於七七節在西乃山領受神的律法時的情況差不多,都是停留在自然的運作中,拒絕行在祂超自然的大能中。神起初為何把十誡寫在石版上,而非以色列人的心版上?因為以色列人的心硬。石版是硬的,象徵他們的硬心。因為以色列人不願意在神的靈的超自然中運作,只想在自然的頭腦和肉身中運作。雖然神知道以色列人心硬,不是真心的跟隨祂,但是神仍然超自然地用祂的指頭把十誡寫在石版上(出31:18)。果然,以色列人的硬心在神的考驗下真的顯露無遺,他們選擇埃及的金牛犢,也不選擇祂。結果,雖然神再次賜他們新的法版,但不再是超自然的運作了,正如以色列人想要的那樣。神再沒有超自然地用祂的指頭把十誡寫在石版上,而是要摩西把十誡刻在石版上(出34:27-28)[28節的耶和華的原文是他,指的應該是摩西]。

超自然是輕省的,自然是艱難的。香港踏進超自然的時間已經來臨!往後將會如何,那就要看香港的教會如何回應了。


文@朱其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