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提要:2002年我和安姿兩度巧妙地遇上,卻互不相識,直到第三次兩人才相認了,我把她納入我的小組接受牧養和心靈醫治。她丈夫正傑炒賣股票受重創,負債累累, 更賠上了婚姻,健康和房子。可是他說賭博使他快樂,不肯收手。安姿懷著破碎的心從新加坡轉到香港來工作,兩人分居已一年。

同年夏天,他們的離婚手續已辦妥,只欠兩人的簽名。我一直相信只要正傑肯來見我,事情是會有轉機的,但安姿堅信那是沒有可能的事。因為婚姻已支離破碎得無法挽回,況且正傑的態度很強硬,對基督教和輔導非常的抗拒。安姿最終取消了回新加坡簽離婚書的行程,繼續心靈的治療。講到父親,她翻著白眼說:「這人!我該說什麼!」他父親是個賭徒,從小學到中學她只夠錢買一套校服,書簿沒有錢買,穿的是破鞋子,因為家裡的錢都給輸光了。中學時向父親拿高考的報名費,他說手風不順沒赢錢,別考了。父母雖同住,但廿年來兩人互不相干。安姿一臉不屑地說,她從來都看不起這嗜賭如命的父親。偏偏自已的丈夫今天也是個賭徒!

醫治的療程中,安姿饒恕了父母、丈夫,也饒恕了自已。緊接著,她回新加坡老家去見父親,記憶中那是她頭一次與父擁抱,道歉,以孝敬的心去修復父女關係。這破冰之旅,連帶父母間冰封已久的關係也得以融化,父母恢復了對話。

不久之後,正傑被派到香港公幹,由安姿帶著來見我。面前的他一表人才,人略瘦削,大概是曾患胃癌的緣故吧。我和他單獨坐下來談了兩、三小時。事隔16年,談話的細節已不復記憶,但感覺十分良好,正傑的心很軟,非常誠懇。那天他決志信了主,也答應從此不再賭。這破冰之談在禱告和淚水中完滿結束。門打開時,安姿見到正傑哭著出來,初是震驚,繼而感動,因為相識十三年,正傑對著她大呼小叫是平常事,可不曾見他流過半滴眼淚呢!正傑超愛香港的美食,可是那天晚上他整個人癱瘓了,不吃不喝,哭了一條河的眼淚,是前所未見的破碎。

隨後的兩天我助他們把積累了多年的「垃圾情緒」清理乾淨,最終夫婦互執著手決定一起重建婚姻和財務。那週末剛好是浸禮的日子,夫婦兩人一起受浸,兩人在牧師的見證下重新交換結婚誓言和戒指。這時正傑在安姿耳邊說:「對不起,我錯了,請原諒我!」安姿回答說:「都原諒了。」

從那天起,兩人真的緊密地走在一起,安姿調回新加坡總公司上班,她把自已的私己錢全數交給正傑償還部分欠債。他們積極地參與當地的教會,正還自學了結他去敬拜神。第二年女兒美瑾出生,今天已是十四歲的美少女。正傑從此沒有再賭,事業屢創高峰。夫婦同心合力以五年的時間把所有的債務都淸還了。十六年後的今天,夫妻恩愛依然,一家三口一起在教會裡侍奉得很開心,好一個愛主的幸福家庭。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