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還是年輕小夥子的時候,便夢想三十歲之前能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如今這個夢想已經成真。我在廿九歲時成為是一間公司的總經理。這家公司頗有名氣,董事會成員皆是來自瑞典各地德高望重的人士,而董事長更是皇室家族的成員。神不斷地祝福我的生命。我不僅達成了職業的目標,同時雅思特與我也奇蹟似地能夠生兒育女。然而儘管擁有這一切,我仍無法心滿意足。我知道生命不止於此,仍感到若有所失。那會是什麼呢?

我極渴望經歷神同在的真實,但同時我生命中也有一些領域是我向來所掩藏而且試圖忘卻的、一些我無法向人坦承的事。它們像沈重的包袱壓得我喘不過起氣來,並且似乎攔阻了我進入神的豐盛裡。我在絕望中禱告著,卻沒有釋放臨到。我愈是呼求神,我靈魂的仇敵愈是企圖阻撓我。失眠症在夜間折磨我,我只好在客廳的地板上焦躁地來回踱步,向主呼求祂的幫助。最後,我才在凌晨時分疲憊地入睡,而我的夢境總是惡夢連連,總是以這個合理的決定作結:除了坐下來等死解脫之外,我無計可施。

疲憊和憂鬱沮喪引起了失眠症,當我試圖堅持下去時,卻只是愈來愈糟糕罷了。睡眠不足導致了其他問題,我的情形每況愈下,體力透支,精疲力竭。終於,我經不住絕望逐步地啃蝕我的生命,無可避免的事終究發生了。我企圖自殺了斷。在這時候,祖父的命運沈重地籠罩着我。凌晨時分我溜下床,走進小會客室,不由自主地嚎啕大哭,我跪下來禱告著:「神啊,讓我回家吧。我再也無法承受了!」

就在我人生最幽暗的時刻,整個房間頓時間湧進一股溫暖的同在。愛環繞着我,幾乎可以觸摸得到。我正在全能神的同在之中,簡直無法用言語確切地描述當時所發生的事,但當我正要開口表達感激之心時,一種奇怪的語言從我裏面深處不斷地湧上來。我向神獻上我的感謝和讚美,那未知的言語竟從我口中冒出來。終於,我明白神是愛我的了。過沒多久,我突然覺悟到自己正在「說方言」。

我持續全然地沈浸在神的愛中。現在我確信神愛我。這並非由於我是基督徒,所以才相信或接受的事。不!我明白神確實愛我是因我感受到了!那情形宛如父神從天而降,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一般。就是那樣程度的愛和親密湧流在那房間裡。神已恢復並釋放了我。祂給了我期盼已久的真實。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