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年開始的最初兩年,雅各一家住在鬧饑荒的迦南地,最後迫不得已到埃及糴糧,以為自己會跟當時的人一樣,必須用自己的財物來換取糧食。但當約瑟的個人命定與家族的命定「接駁」了,餘下的五個荒年,他們居住在歌珊,不再需要交易,因為約瑟供應他們的需要。不但如此,他們在異邦人的領土上置業,生兒育女,家財和人丁皆增長,情況與同時期的埃及人完全相反。神給他們增長的能力,沒有因大環境的改變而受阻礙,那不是超自然能力,我的意思是,不是像在曠野的以色列人那樣吃天上降下的糧食,不是這樣的超自然方式。他們仍然畜牧,只是在逆境中,因為神的保護,工作的能力得以繼續發揮出來。

這能力也是與神的約有關,就是神在何烈山與以色列人立約,申命記八章18節說,是神給以色列人有得貨財的力量,為要堅定祂向他們祖先所立的約。摩西用這節經文提醒以色列人不要墮入因富足而自滿的陷阱,但同時確認神會給人得貨財的能力,從經濟角度看,這是創造資源的能力。請不要簡化地用「掙錢」的概念去理解,或將財富成為人生的終極目標。神與亞伯拉罕立約,應許後代如天上的星星那麼多,如果是貧窮的國家,人口增長就不是好事,多一個嬰兒出生,就多一人挨餓。神在大自然創造的食物是極其豐富,以色列人口增長至天上的星星那麼多,但日用的需要仍然會得滿足,因神會有豐盛的供應,祂給他們得貨財的能力。

現時很多社會的衝突和動亂,都可以追究至財富資源沒有公平分配的原因,社會運動能夠興起,也是因為社會的經濟成果沒有公平分配,有些人總是能享有利益特權,群眾才容易被引發仇恨情緒。神給人有創造財富的能力,雖然個人能力、客觀因素各有差異,但也不應造成今天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擁有全球人口財產的50.8%的情況,這是極不正常的。 樂施會引用瑞士銀行的研究報告指出,2010年,有388人擁有的財產,是全球最貧窮的一半人口的總和,而到了2015年,人數是62人,貧富懸殊情況在惡化。 雖然福利政策和慈惠工作能夠改變財富分配,但治標不治本,除了制度化貧窮問題要處理外,提昇貧窮人的工作收入也是值得探討的,他們也要創造資源,得著神給他們得貨財的能力。

洛桑世界會議在2014年巴西舉行的全球會議,主題是成功神學、貧窮和福音,其中討論到財富創造與分配,這次會議的結論是,分配財富不應成為教會服侍社群的主要回應,例如慈惠工作,也應意識到營商解決全球問題的方法。洛桑運動與BAM Global在2017年3月合辦「以整全轉化為目標的創造財富使命」會議,並發表宣言,呼籲教會將創造財富納入整全轉化使命的中心議題。 宣言共有十一項,這裡引述頭五項:

  1. 創造財富的使命來自創造主,祂創造了一個欣欣向榮、豐盛和多元化的世界。
  2. 我們是按神的形象受造的,與祂同工,並為祂創造使人得益的產品和服務。
  3. 聖經確認創造財富的神聖呼召,這也是神賜下的恩賜。
  4. 信徒創造財富,應受教會肯定,他們也受教會的栽培,及受差派進入職場,服事列國和所有的人。
  5. 囤積財富是錯的,分享財富卻要加以鼓勵,但除非先創造財富,否則沒有可與人分享的財富。

神給約瑟的解夢恩賜,也給他一個使命,幫助其他人創造資源。當埃及人在賣地之後,也要賣掉自己,約瑟卻設立新例,容許他們繼續在賣給法老的田地耕種,只要求將五分之一的收成上繳法老,而自己保留五分之四。這樣做是減輕他們的重擔,新法例是恩惠,讓生活不至於太悲慘,而又保留了創造資源的能力和機會,使他們自給自足,享受自己辛勞而來的成果。

希望大家僅記,約瑟的故事有一個重點:當你進入神所命定的個人策略性位置,即使荒年來到,也能經歷恩寵,能夠完成神的使命。

(本專欄到此完結)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