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香港出现一队舞者游走香港不同地点带领舞蹈敬拜,今期Kingdom Life前往观塘海滨长廊采访了这队的先知性舞者,透过他们优美的舞蹈动作,在日落的衬托下,观众都深深感受到神的美荣与同在,不自觉要赞叹:“以舞蹈敬拜我们的神实在太美了!

 进入先知性舞蹈的门

Christine与Sodapop是来自法国的先知性舞蹈代祷者,Bryan透过别人介绍知道这对夫妇对华人有很强烈的代祷负担。Bryan在一年后参与回家聚集时,从神领受要欢迎中国的代祷者。“那时开始,我就有负担为Christine与 Sodapop祈祷。几个月后,我被神感动写信告诉他们中国对先知性舞蹈的需要,邀请他们来教导舞蹈敬拜。我又透过他人转赠一张回家聚会的影碟给他们认识中国的先知性舞蹈。”他们很珍惜这封信和影碟,但当时觉得时机未成熟。Bryan的信是其中一封的邀请,但最后确认是时候来中国的信,是一位北京的小朋友写给他们的,他们非常感动,也看见了中国对先知性舞蹈的渴望。

今年是Christine与 Sodapop第三次来中国。他们每次来香港,Bryan就负责协助举办舞蹈工作坊,及帮助他们与不同的人及教会连结合作。“这次的中国之旅,神告诉他们要来10日,除了与机构合作,还前往一些地点跳舞代祷及拍摄。对我来说,我就是他们的代祷者,由写信开始,我的负担就是为他们祈祷,并且为他们在香港的事工开路。

兴起舞蹈敬拜的大军

Lily(吴梨玲)是参加Christine与Sodapop的舞蹈工作坊的其中一位先知性舞者。Lily现在是教会的传道人,她从大学开始学习跳舞,神在那时开阔了她的视野,让她明白跳舞除了是兴趣,也可以与敬拜结合。Lily一直渴望神带一个牧者教导她学习更多关于舞蹈敬拜,而在机缘巧合下Lily就参与了这对夫妇的工作坊。“在第一次上堂时,我心里就清楚,神啊,就是这种敬拜了!我们跳舞祷告献呈的,不但是给神,也是为了盟约及地土去祈祷,将当中人的担子及忧虑献呈给神,让神去释放他们,让神的爱及平安重新充满代祷的对象。在上堂时,我就经历了这种神的同在及灵里合一的敬拜。”今年再进深,他们选择在香港不同地点跳舞,为著城市的需要用心灵去感受,并且用动作去告诉神,这个城市可能受伤,有很多失落及不忿,为著这城去向呼求神,求神的爱与怜悯临到。

神一直将舞蹈敬拜及守望社区的负担放在Lily心中。“神给我的负担很具体,就是灵性舞蹈治疗,兴起一队香港的舞蹈敬拜队。”Lily曾尝试大胆在教会的敬拜中跳舞献呈。她形容,舞蹈敬拜是很真实的,当舞者专注在神里,会众是会感受到神的力量及恩典。“当我在教会敬拜中跳舞,弟兄姊妹都感受到整个气氛很浓烈,感受到神的同在,知道那种能力不是来自我本人,而是圣灵带着我献这个祭。试过几次之后,有些弟兄姊妹都表示想参与,有种渴望想更加亲密及尽情地敬拜主。”Lily感觉到神在她的教会开启弟兄姊妹,让他们有谦卑的心去领受。而最近教会在设计新堂址时,神让Lily大胆向牧师提议,明年是开启敬拜舞蹈的时候,而神更令她在堂委面前蒙恩宠,很快通过开启舞蹈敬拜的提议。“未来我们教会的新堂址将有一块很大的全身镜,预备教会兴起一队舞蹈敬拜的军队,去为香港敬拜守望。”

心灵舞蹈带来的医治

另一位先知性舞者Rebecca(吴咏娟)本身从事营商宣教,她在两年前就从网上认识了Christine与 Sodapop。去年,当她在一间机构的服事中就与他们相遇了,就开始跟随他们学习先知性舞蹈。Rebecca经历了在个人中被主医治释放,神对她说,透过跳舞敬拜,个人与神是有连结的,也可以为别人带来医治释放更新。今年Christine与 Sodapop更邀请Rebecca参加户外舞蹈敬拜。“当我们为自己,为别人,为香港跳舞时,其实在求主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见神想我们看见的;开我们的耳朵,听听圣灵的声音,让我们明白可以怎样为香港跳舞及守望。在舞蹈中,我们体会到不但将自己与神结连,同时也将这个地土与神结连。”

Rebecca主要从事营商宣教的咨询及培训。而神从呼召她营商宣教到现在她所开展的项目,大部份都是与跳舞有关。在教导舞蹈时,Rebecca看到职场中的人心较为硬和冷漠,因着工作或者生活的压力,人有很多压制。“当我思考怎样将灵舞带入职场,我就想到将它转作‘心灵舞蹈’。”现在,开始陆续有人邀请Rebecca去他们的工作场所开班教心灵舞蹈。“虽然在心灵舞蹈中我不能直接讲耶稣,但我会讲爱,期望将人的心与耶稣结连,以致他们在当中自己去经历。有些人在上完堂后回应,原来这样跳舞能够经历医治。他们感到很奇怪,为何来之前很不开心,跳完舞,除了人放松了,还觉得整个人更新了。他们自然就会问原因。当他们主动问,我就可以分享福音及耶稣。”

(记者莫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