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香港出現一隊舞者遊走香港不同地點帶領舞蹈敬拜,今期Kingdom Life前往觀塘海濱長廊採訪了這隊的先知性舞者,透過他們優美的舞蹈動作,在日落的襯托下,觀眾都深深感受到神的美榮與同在,不自覺要讚歎:「以舞蹈敬拜我們的神實在太美了!

 進入先知性舞蹈的門

Christine與Sodapop是來自法國的先知性舞蹈代禱者,Bryan透過別人介紹知道這對夫婦對華人有很強烈的代禱負擔。Bryan在一年後參與回家聚集時,從神領受要歡迎中國的代禱者。「那時開始,我就有負擔為Christine與 Sodapop祈禱。幾個月後,我被神感動寫信告訴他們中國對先知性舞蹈的需要,邀請他們來教導舞蹈敬拜。我又透過他人轉贈一張回家聚會的影碟給他們認識中國的先知性舞蹈。」他們很珍惜這封信和影碟,但當時覺得時機未成熟。Bryan的信是其中一封的邀請,但最後確認是時候來中國的信,是一位北京的小朋友寫給他們的,他們非常感動,也看見了中國對先知性舞蹈的渴望。

今年是Christine與 Sodapop第三次來中國。他們每次來香港,Bryan就負責協助舉辦舞蹈工作坊,及幫助他們與不同的人及教會連結合作。「這次的中國之旅,神告訴他們要來10日,除了與機構合作,還前往一些地點跳舞代禱及拍攝。對我來說,我就是他們的代禱者,由寫信開始,我的負擔就是為他們祈禱,並且為他們在香港的事工開路。

興起舞蹈敬拜的大軍

Lily(吳梨玲)是參加Christine與Sodapop的舞蹈工作坊的其中一位先知性舞者。Lily現在是教會的傳道人,她從大學開始學習跳舞,神在那時開闊了她的視野,讓她明白跳舞除了是興趣,也可以與敬拜結合。Lily一直渴望神帶一個牧者教導她學習更多關於舞蹈敬拜,而在機緣巧合下Lily就參與了這對夫婦的工作坊。「在第一次上堂時,我心裡就清楚,神啊,就是這種敬拜了!我們跳舞禱告獻呈的,不但是給神,也是為了盟約及地土去祈禱,將當中人的擔子及憂慮獻呈給神,讓神去釋放他們,讓神的愛及平安重新充滿代禱的對象。在上堂時,我就經歷了這種神的同在及靈裡合一的敬拜。」今年再進深,他們選擇在香港不同地點跳舞,為著城市的需要用心靈去感受,並且用動作去告訴神,這個城市可能受傷,有很多失落及不忿,為著這城去向呼求神,求神的愛與憐憫臨到。

神一直將舞蹈敬拜及守望社區的負擔放在Lily心中。「神給我的負擔很具體,就是靈性舞蹈治療,興起一隊香港的舞蹈敬拜隊。」Lily曾嘗試大膽在教會的敬拜中跳舞獻呈。她形容,舞蹈敬拜是很真實的,當舞者專注在神裡,會眾是會感受到神的力量及恩典。「當我在教會敬拜中跳舞,弟兄姊妹都感受到整個氣氛很濃烈,感受到神的同在,知道那種能力不是來自我本人,而是聖靈帶著我獻這個祭。試過幾次之後,有些弟兄姊妹都表示想參與,有種渴望想更加親密及盡情地敬拜主。」Lily感覺到神在她的教會開啟弟兄姊妹,讓他們有謙卑的心去領受。而最近教會在設計新堂址時,神讓Lily大膽向牧師提議,明年是開啟敬拜舞蹈的時候,而神更令她在堂委面前蒙恩寵,很快通過開啟舞蹈敬拜的提議。「未來我們教會的新堂址將有一塊很大的全身鏡,預備教會興起一隊舞蹈敬拜的軍隊,去為香港敬拜守望。」

心靈舞蹈帶來的醫治

另一位先知性舞者Rebecca(吳詠娟)本身從事營商宣教,她在兩年前就從網上認識了Christine與 Sodapop。去年,當她在一間機構的服事中就與他們相遇了,就開始跟隨他們學習先知性舞蹈。Rebecca經歷了在個人中被主醫治釋放,神對她說,透過跳舞敬拜,個人與神是有連結的,也可以為別人帶來醫治釋放更新。今年Christine與 Sodapop更邀請Rebecca參加戶外舞蹈敬拜。「當我們為自己,為別人,為香港跳舞時,其實在求主開我們的眼睛,讓我們看見神想我們看見的;開我們的耳朵,聽聽聖靈的聲音,讓我們明白可以怎樣為香港跳舞及守望。在舞蹈中,我們體會到不但將自己與神結連,同時也將這個地土與神結連。」

Rebecca主要從事營商宣教的諮詢及培訓。而神從呼召她營商宣教到現在她所開展的項目,大部份都是與跳舞有關。在教導舞蹈時,Rebecca看到職場中的人心較為硬和冷漠,因著工作或者生活的壓力,人有很多壓制。「當我思考怎樣將靈舞帶入職場,我就想到將它轉作『心靈舞蹈』。」現在,開始陸續有人邀請Rebecca去他們的工作場所開班教心靈舞蹈。「雖然在心靈舞蹈中我不能直接講耶穌,但我會講愛,期望將人的心與耶穌結連,以致他們在當中自己去經歷。有些人在上完堂後回應,原來這樣跳舞能夠經歷醫治。他們感到很奇怪,為何來之前很不開心,跳完舞,除了人放鬆了,還覺得整個人更新了。他們自然就會問原因。當他們主動問,我就可以分享福音及耶穌。」

(記者莫嵐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