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初一大清早,一如往年,安姿和正傑搶先向我拜年。短訊附上一家三口拱手賀年的照片,夫婦容光煥發,尤其是安姿,四十歲,天真爛漫的她,站在十四歲婷婷玉立的女兒身邊,像兩姊妹,她是妹妹!照片下面這樣寫着:「不能想像當年沒遇上!我們三人的一生可要改寫。感謝神差派祂的天使!」

我和安姿初次遇上是2002年的年頭。那時候她和丈夫的關係破裂至無法挽救,雙方協議先分居,再辦離婚。她獨自從新加坡來到香港工作,任職跨國公司的管理層。同事帶她到我們教會聽道有一年多。終於在2002年的頭一個主日崇拜,講者作呼召時她決意信主,鼓起勇氣從座位跑到講台前,剛巧站到我面前來,由我領她作決志禱告。當時我們互不相識。

同年5月她要返回新加坡做一個切除子宮肌瘤的手術,臨行前的週日崇拜,她站在講台前等侯禱告,也湊巧被帶到我面前。我當天的禱告是奉基督的名, 子宮肌瘤要消失,免她動手術。因為她一直低垂著頭,我沒看清楚樣子。我們週日崇拜會衆接近一千人,代禱團隊有廿多人,與她兩度在講台前遇上,豈是偶然?

再過數月,安姿報名參加浸禮,教會安排她加入我的小組接受牧養。我和安姿的第三次遇上是由我開車載她前往小組聚會。彼此沒印象見過面。我一面開車一面與坐在旁邊的她閒聊。她手上的東西掉到座椅下,俯身低頭去搜尋…..她忽然抬頭尖叫:「我認得這聲音!是你!1月領我信主那個人是你!為我禱告免做手術那人也是你!你知道嗎!醫生在手術前給我再做了一個超音波掃描,發現子宮的肌瘤消失了,可取消手術。那時我信心薄弱,不太相信神蹟醫治,請求醫生照原定計劃進行鎖孔手術去確定,以求安心,結果當然是手術白做了。」

安姿從此積極參與小組聚會,我也開始輔導她作心靈醫治。她的靈命迅速成長,生命不再一樣。我們小組的成員大都是在商界及財經界事奉的弟兄姊妹,安姿很快便融入了這精彩的大家庭。

當年的安姿三十歳不到,皮膚白皙,捲頭髮大眼睛,性情直率可愛。她與丈夫分居了一年,正在辦理離婚手續。導火線是丈夫結婚六年以來都沈迷炒股,他在股票市場極端投機的手法,令他屢遭挫敗,壓力下更得了胃癌,捱過了大手術後故態復萌, 變本加厲, 向銀行借貸繼續作亡命的賭博,欠債滾雪球般達天文數字。為了償還債務賠上了所有積蓄,住着的房子也被迫賣掉了,卻仍欠下巨債。安姿眼見丈夫執迷不悟,也沒半點兒悔意,毅然離開傷心地來到香港重新開始。

記得有一天,安姿告訴我過兩天要回新加坡一趟,律師要她趕在限期前簽署離婚書。我回答一切得待我和正見過面後再作決定。安姿說他絕對不會肯來見我,耶穌的事他沒興趣,他只信自己。每次提到神,必都遭他嘲笑一番。因為我的堅持,安姿把行程擱置下來。沒想到好戲在後頭,事情來了個峰迴路轉,下回繼續。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 禱告醫治室負責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