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初一大清早,一如往年,安姿和正杰抢先向我拜年。短信附上一家三口拱手贺年的照片,夫妇容光焕发,尤其是安姿,四十岁,天真烂漫的她,站在十四岁婷婷玉立的女儿身边,像两姊妹,她是妹妹!照片下面这样写着:“不能想像当年没遇上!我们三人的一生可要改写。感谢神差派祂的天使!”

我和安姿初次遇上是2002年的年头。那时候她和丈夫的关系破裂至无法挽救,双方协议先分居,再办离婚。她独自从新加坡来到香港工作,任职跨国公司的管理层。同事带她到我们教会听道有一年多。终于在2002年的头一个主日崇拜,讲者作呼召时她决意信主,鼓起勇气从座位跑到讲台前,刚巧站到我面前来,由我领她作决志祷告。当时我们互不相识。

同年5月她要返回新加坡做一个切除子宫肌瘤的手术,临行前的周日崇拜,她站在讲台前等侯祷告,也凑巧被带到我面前。我当天的祷告是奉基督的名, 子宫肌瘤要消失,免她动手术。因为她一直低垂著头,我没看清楚样子。我们周日崇拜会众接近一千人,代祷团队有廿多人,与她两度在讲台前遇上,岂是偶然?

再过数月,安姿报名参加浸礼,教会安排她加入我的小组接受牧养。我和安姿的第三次遇上是由我开车载她前往小组聚会。彼此没印象见过面。我一面开车一面与坐在旁边的她闲聊。她手上的东西掉到座椅下,俯身低头去搜寻…..她忽然抬头尖叫:“我认得这声音!是你!1月领我信主那个人是你!为我祷告免做手术那人也是你!你知道吗!医生在手术前给我再做了一个超音波扫描,发现子宫的肌瘤消失了,可取消手术。那时我信心薄弱,不太相信神蹟医治,请求医生照原定计划进行锁孔手术去确定,以求安心,结果当然是手术白做了。”

安姿从此积极参与小组聚会,我也开始辅导她作心灵医治。她的灵命迅速成长,生命不再一样。我们小组的成员大都是在商界及财经界事奉的弟兄姊妹,安姿很快便融入了这精彩的大家庭。

当年的安姿三十歳不到,皮肤白皙,卷头发大眼睛,性情直率可爱。她与丈夫分居了一年,正在办理离婚手续。导火线是丈夫结婚六年以来都沈迷炒股,他在股票市场极端投机的手法,令他屡遭挫败,压力下更得了胃癌,挨过了大手术后故态复萌, 变本加厉, 向银行借贷继续作亡命的赌博,欠债滚雪球般达天文数字。为了偿还债务赔上了所有积蓄,住着的房子也被迫卖掉了,却仍欠下巨债。安姿眼见丈夫执迷不悟,也没半点儿悔意,毅然离开伤心地来到香港重新开始。

记得有一天,安姿告诉我过两天要回新加坡一趟,律师要她赶在限期前签署离婚书。我回答一切得待我和正见过面后再作决定。安姿说他绝对不会肯来见我,耶稣的事他没兴趣,他只信自己。每次提到神,必都遭他嘲笑一番。因为我的坚持,安姿把行程搁置下来。没想到好戏在后头,事情来了个峰回路转,下回继续。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