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夏季,基於一些理由我知道該是時候繼續往前了。於是我辭掉了工作,我們打包所有的家當,然後開車駛往芝加哥。那一夜我們以汽車旅館為家,隔天我翻查當地的報紙找工作。其中一個面試,是在一間石油公司。那是一份位高權重的工作,顯然我並不適合。在我整個面試的過程中,有一個男人始終沈默地坐在房間角落。我離開辦公室時,他尾隨而來。「你正在找工作嗎?」他跟上我時問道。「是的。」我回答。「很好。我可以給你一份工作。我是維克多高速計算機公司的地區經理。我們的總部設在芝加哥市中心,但你必須從最基層開始。」

於是我開始了在芝加哥的第一份工作,當一個職業階層最低的銷售員。我在公司裡是新人,必須證明自己的能力。不知何故,到了那一年的七月,我成功地贏得了公司第五十週年的國內銷售冠軍。參與該競賽的不僅是芝加哥,還包括全美各地,光是芝加哥辦公室就有六十名銷售員。突然間,我不再是無名小卒了,我獲得了晉升,並在公司出口部門得到一個相當好的職位。先在舊金山受訓一年,我們就會搬到日本,而從東京的辦公室我會向遠東地區推廣公司的出口業務。這個消息令我驚喜萬分,因為我才剛踏入這家公司不久而已。我的夢想終於實現了!當晚我回家時,迫不及待地要告訴雅思特。

我一踏進家門時,立刻發覺氣氛有些不一樣。餐桌已擺放佈置好了,雅思特預備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我幾乎等不及告訴她關於我的升遷,以及搬到日本的計劃,但在我尚未開口以前,雅思特分享了她的消息:「我懷孕了!」這消息真是不可思議,一開始我實在無法置信。我要做爸爸了!

這是我們夢寐以求許久,最後已經放棄的事。為了懷一個小孩,我們嘗試了多年,到過幾家診所看診,結果都被告知我們沒有指望了,應當徹底忘掉擁有小孩這件事。難過之餘,我們藉由應當以屬靈家庭為重,並確保擁有屬靈孩子的想法了以慰藉。我們都還很年輕,而且沒有任何牽絆,這樣就可以一起到世界各地去「瞎混」,那一直是我們的計劃。突然之間一切都改變了,我感到震驚。我強抑情緒,解釋我們贏得了銷售冠軍以及隨之而來的晉升。她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瞪着看我。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呢?若是我接受了這份工作,那麼留下她單獨和新生兒在東京而我卻到世界各處公幹,這樣是不妥當的。

正當我們慎重地商討眼前的處境時,出乎意料地來了一封電報。有人提供在斯德哥爾摩工作的機會給我,職位是一間公司的副總裁。而賦予這項公司職位的,是西格瓦爾德・貝爾納多特親王,瑞典國王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之子。

我們坐下來聊了又聊。我們促膝長談,直到凌晨時分。最後兩人都疲累了,才上床去睡。神又再一次地介入了我們的生命。於是翌日,我並未接受晉升的工作,反而辭職並接受了在斯德哥爾摩的新職位。在1965年9月15日那天,我們離開了美國,飛回瑞典。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