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夏季,基于一些理由我知道该是时候继续往前了。于是我辞掉了工作,我们打包所有的家当,然后开车驶往芝加哥。那一夜我们以汽车旅馆为家,隔天我翻查当地的报纸找工作。其中一个面试,是在一间石油公司。那是一份位高权重的工作,显然我并不适合。在我整个面试的过程中,有一个男人始终沉默地坐在房间角落。我离开办公室时,他尾随而来。“你正在找工作吗?”他跟上我时问道。“是的。”我回答。“很好。我可以给你一份工作。我是维克多高速计算机公司的地区经理。我们的总部设在芝加哥市中心,但你必须从最基层开始。”

于是我开始了在芝加哥的第一份工作,当一个职业阶层最低的销售员。我在公司里是新人,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不知何故,到了那一年的七月,我成功地赢得了公司第五十周年的国内销售冠军。参与该竞赛的不仅是芝加哥,还包括全美各地,光是芝加哥办公室就有六十名销售员。突然间,我不再是无名小卒了,我获得了晋升,并在公司出口部门得到一个相当好的职位。先在旧金山受训一年,我们就会搬到日本,而从东京的办公室我会向远东地区推广公司的出口业务。这个消息令我惊喜万分,因为我才刚踏入这家公司不久而已。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当晚我回家时,迫不及待地要告诉雅思特。

我一踏进家门时,立刻发觉气氛有些不一样。餐桌已摆放布置好了,雅思特预备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我几乎等不及告诉她关于我的升迁,以及搬到日本的计划,但在我尚未开口以前,雅思特分享了她的消息:“我怀孕了!”这消息真是不可思议,一开始我实在无法置信。我要做爸爸了!

这是我们梦寐以求许久,最后已经放弃的事。为了怀一个小孩,我们尝试了多年,到过几家诊所看诊,结果都被告知我们没有指望了,应当彻底忘掉拥有小孩这件事。难过之余,我们借由应当以属灵家庭为重,并确保拥有属灵孩子的想法了以慰藉。我们都还很年轻,而且没有任何牵绊,这样就可以一起到世界各地去“瞎混”,那一直是我们的计划。突然之间一切都改变了,我感到震惊。我强抑情绪,解释我们赢得了销售冠军以及随之而来的晋升。她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瞪着看我。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呢?若是我接受了这份工作,那么留下她单独和新生儿在东京而我却到世界各处公干,这样是不妥当的。

正当我们慎重地商讨眼前的处境时,出乎意料地来了一封电报。有人提供在斯德哥尔摩工作的机会给我,职位是一间公司的副总裁。而赋予这项公司职位的,是西格瓦尔德・贝尔纳多特亲王,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之子。

我们坐下来聊了又聊。我们促膝长谈,直到凌晨时分。最后两人都疲累了,才上床去睡。神又再一次地介入了我们的生命。于是翌日,我并未接受晋升的工作,反而辞职并接受了在斯德哥尔摩的新职位。在1965年9月15日那天,我们离开了美国,飞回瑞典。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