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地自行车队、“夹band”、长者故事记录、年宵摊位⋯⋯今期kingdom life受访者束济良(束Sir)带领着保良局甲子何玉清中学的学生完成了一个个追梦行动,神让所有的不可能变成可能,束Sir坦言:“与学生一起追梦寻梦,实在太刺激了!”

追梦自行车队

“教书多年,身边不少同事会觉得奇怪,为何你可以教了20多年到现在,还这么活跃,不停搞新的活动?其实我也不太明白原因,但是每年中一生入学,我见到新的面孔又会很开心。”束Sir又坦言,现在这一代年青人很有个人特色,不像以前可以用同一套的模式来教导,当我们就著学生的特点发挥他们的强项及优点时,我们收到很多意外惊喜。

最近几年,束Sir带领着学生,由交梦想计划开始,一起追过大大小小的梦,其中之一是诞生了香港学界第一支场地自行车队。自行车队是甲子的其中一个特色,香港场地自行车选手李慧诗赢得很多国际奖牌,但香港却是没有学界队的。束Sir与学生经历了差不多两年,从无到有,从公路自行车发展到场地自行车,最终成就一队场地自行车队。“记得当时学校认为很难为了3个学生而投资10多万去成立自行车队,于是我自己拿出2000元,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组装,给学生练习。”后来很多神奇事情就发生,传媒开始争相报导,就是从一架练习自行车开始的。这件事令束Sir意识到与学生一起追梦寻梦,由不可能到可能,是一件非常令人着迷及疯狂的事情。

.李慧诗曾到学校了解自行车队的训练状况,并教授技巧。

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归

束Sir坦言,在教书生涯中,他也曾迷失方向。“2008年时,我已经教书10多年,当时我觉得自己失去热情及动力,不知道可以做什么,有些迷失。我向神祈祷,如果你想我离开甲子,我希望能有两个印证:一是新地方主动找我;二是新地方能够用到我过去多年在学校累积的经验。还有一个条件就是5月1日前落实,不会耽误学校寻找接替人选。”结果在3月,教育局辅导组提出借调他去教育局两年d饿申请,并且很快得到校长的批准,5月时事情就落实了。学校的同事均觉得很惊讶校长同意借调。原来以前有很多人申请,从来未有人得到批准的。当2月祈祷到5月成事,神让束Sir看到所有印证及条件都实现了。而旧校长刚好也在那段时间退休,与束Sir同一时间离开甲子,束Sir很感恩后来神安排了一个全心投入教学的新校长。“头两年校长还在适应学校文化,刚好我在教育局,反而以局外人的身份更容易与他沟通。既帮助他更好管理学校,也建立一个很好的互信关系。”两年之后,束Sir再回到甲子得以继续离开之前想做的工作。这两年令束Sir生命得到很大的重整,也认识及结连了很多的商界及社会的关系,令他再回到甲子时更清晰自己的工作方向,放开胆量为学生做更多事情。

结连寻梦的甲子

“神让我从教育局回来甲子的这8年中,因着学到与别人沟通的技巧及累积的人脉,让我可以放心地展现自己能力,也在适当时间帮助到其他人。”近年束Sir推行一个“甲子寻梦团”的项目,由学校主动为学生接触他们想认识的不同行业的机构。在第一年,束Sir找到大约10个机构合作,均是学生感兴趣的行业,如婚嫁、美容、设计等。然后第二年是20个,第三年是30个机构的合作。教育局及一些大学觉得很神奇,一间中学竟然能主动找到外面这么多公司脉络让学生参观,比教育局本身还频密。“现在回望,都是那份与人沟通的信心和勇气成就的。所以我经常说,甲子是一个充满神蹟的地方。现在我们的牧养已经不是停留在过去的团契,学校的福音工作不再是只是以前的生活营,而是学校与教会、外面机构同步合作,令老师能卸下很多工作负担,学生又可以得益。”最难得的,还是连结了一群有心的人走在一起,让外面一些追梦的机构单位能够在未来借着甲子尝试很多新的项目,也给予教会空间在学校的试行不同的牧养方式,以致甲子可以成为一个实验的先锋,让其他学校从中吸收最适合自己的学生的教育方法。

(记者莫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