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個荒年裡,埃及人的貧窮情況逐漸惡化,最後失去財產和自由。同時期,雅各家庭卻有相反的情況,約瑟安置他們住在城市之外的歌珊,而不在城裡,在那裡購買產業,又生育眾多,歌珊是自由和豐盛的象徵。雅各在歌珊住了十七年,到了一百四十七歲,才離開世界。

歌珊地是約瑟為家人選擇的地方,從經文看出他有刻意的安排。歌珊地有何特別呢?

歌珊的準確地理位置,現今已無從稽考,但學者普遍認為它位於尼羅河三角洲之東,土地十分肥沃,長滿青草,因此是飼養牲畜的佳美之地。雅各家庭是牧民,牛羊吃草,歌珊的地理環境有利於他們的謀生工作。法老也認為這是埃及最美好的地方。但這裏有一個難題,經文說,埃及人厭惡牧羊人,為什麼將最美好的地方給他們所厭惡的人?在回答之前,首先想一想這問題:埃及人為什麼厭惡牧羊人?解經家對此提出不同的看法,其中一個說法,我認為較為合理,原因是階級觀念。埃及有類此印度的種姓制度,最低的階層是牧羊人、漁夫和僕人。埃及人看不起牧羊人,農民比牧羊人更有社會地位,除了因為素食文化外,我相信還和「尼羅河驕傲」有關。

是時候回顧小學的歷史課。埃及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當希伯來人還是遊牧民族,過著放羊、種大麥小麥的生活時,埃及人已追求文化藝術,還有科學研究。他們不只是會做木乃伊,還有金字塔及引水導科技。古埃及人的生活的確優於其他人,而歷史學家歸因於尼羅河。

尼羅河為埃及帶來豐收、財富、文化成就、科技發展,沒有尼羅河,就沒有文明的古埃及。尼羅河改變了埃及人的命運,它是埃及人的驕傲,甚至有神的地位,被埃及人膜拜。尼羅河是神的創造,埃及人得天獨厚,可惜將受造之物化作膜拜的對象,以別神為神。

尼羅河也導致埃及的經濟發展重心傾向農業,即使有美好的歌珊地,也給雅各家庭。歌珊地遠離尼羅河,雖是牛羊的草場,卻不是理想的農地。他們也不想與牧羊人接近。就是在這微妙的心態下,歌珊地成為雅各一家逆景中仍昌盛的屬靈保護區。

但是百年一遇的饑荒來了,尼羅河像患上憂鬱症,完全無心工作,封閉一樣。河水止住了,驕傲也像堅硬的玻璃突然破裂,完全沒有希望。

「歌珊」的希伯來原文有「靠近」的意思。雅各家庭居住在歌珊,除靠近約瑟,也有另一樣的靠近。歌珊是埃及境內最接近迦南地的區域,一方面遠離埃及文化的中心城市,因而避免受異教風俗影響,另一方面,最接近神給他們的應許之地。歌珊地象徵他們對神的應許的期待。

即使荒年來到,神的恩典是足夠的,祂會為你預留「歌珊」,一個讓你依然可以存活的保護區。它代表「與神相近」的地方,而你現在親近神,未來也一樣會在與神相近的地方。今天,就開始建立常常親近神的生活。有一天,神說:「你來,與我接近。」祂帶領你到歌珊,它可能是一個真實的地方,但也可能是一個工作地方,一個群體,又或是一個特別的計劃。只有留在神給你的位置上,才能在神的旨意中昌盛。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