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个荒年里,埃及人的贫穷情况逐渐恶化,最后失去财产和自由。同时期,雅各家庭却有相反的情况,约瑟安置他们住在城市之外的歌珊,而不在城里,在那里购买产业,又生育众多,歌珊是自由和丰盛的象征。雅各在歌珊住了十七年,到了一百四十七岁,才离开世界。

歌珊地是约瑟为家人选择的地方,从经文看出他有刻意的安排。歌珊地有何特别呢?

歌珊的准确地理位置,现今已无从稽考,但学者普遍认为它位于尼罗河三角洲之东,土地十分肥沃,长满青草,因此是饲养牲畜的佳美之地。雅各家庭是牧民,牛羊吃草,歌珊的地理环境有利于他们的谋生工作。法老也认为这是埃及最美好的地方。但这里有一个难题,经文说,埃及人厌恶牧羊人,为什么将最美好的地方给他们所厌恶的人?在回答之前,首先想一想这问题:埃及人为什么厌恶牧羊人?解经家对此提出不同的看法,其中一个说法,我认为较为合理,原因是阶级观念。埃及有类此印度的种姓制度,最低的阶层是牧羊人、渔夫和仆人。埃及人看不起牧羊人,农民比牧羊人更有社会地位,除了因为素食文化外,我相信还和“尼罗河骄傲”有关。

是时候回顾小学的历史课。埃及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当希伯来人还是游牧民族,过著放羊、种大麦小麦的生活时,埃及人已追求文化艺术,还有科学研究。他们不只是会做木乃伊,还有金字塔及引水导科技。古埃及人的生活的确优于其他人,而历史学家归因于尼罗河。

尼罗河为埃及带来丰收、财富、文化成就、科技发展,没有尼罗河,就没有文明的古埃及。尼罗河改变了埃及人的命运,它是埃及人的骄傲,甚至有神的地位,被埃及人膜拜。尼罗河是神的创造,埃及人得天独厚,可惜将受造之物化作膜拜的对象,以别神为神。

尼罗河也导致埃及的经济发展重心倾向农业,即使有美好的歌珊地,也给雅各家庭。歌珊地远离尼罗河,虽是牛羊的草场,却不是理想的农地。他们也不想与牧羊人接近。就是在这微妙的心态下,歌珊地成为雅各一家逆景中仍昌盛的属灵保护区。

但是百年一遇的饥荒来了,尼罗河像患上忧郁症,完全无心工作,封闭一样。河水止住了,骄傲也像坚硬的玻璃突然破裂,完全没有希望。

“歌珊”的希伯来原文有“靠近”的意思。雅各家庭居住在歌珊,除靠近约瑟,也有另一样的靠近。歌珊是埃及境内最接近迦南地的区域,一方面远离埃及文化的中心城市,因而避免受异教风俗影响,另一方面,最接近神给他们的应许之地。歌珊地象征他们对神的应许的期待。

即使荒年来到,神的恩典是足够的,祂会为你预留“歌珊”,一个让你依然可以存活的保护区。它代表“与神相近”的地方,而你现在亲近神,未来也一样会在与神相近的地方。今天,就开始建立常常亲近神的生活。有一天,神说:“你来,与我接近。”祂带领你到歌珊,它可能是一个真实的地方,但也可能是一个工作地方,一个群体,又或是一个特别的计划。只有留在神给你的位置上,才能在神的旨意中昌盛。


文@黄少芬

(本文摘录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宠》,作者保留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