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也听过类似的故事,她说:“我参加了一个聚会,有人发预言。我对他们的准确度感到惊讶,聚会后他告诉我,神已经指示他,我应该与某某人结婚。我很生气,神竟会要我嫁给那个人,他并不吸引我,我不打算嫁给他,所以我一直在逃避神。我要避开神,因为我很不安。”我们如何回应这样的故事?先知恩赐可以成为帮助人们成长和改变的有效工具,但它也可能成为痛苦和困恼的源头。问题不是先知恩赐本身,而是恩赐使用者的成熟度。作为领袖,我们如何帮助有先知恩赐的人变得成熟,成为天国有用的工人 —— 就是对我们的教会而言安全的人?我总结了以下七大重点:

  1. 鼓励参与社群:
    任何声称有先知恩赐但不参与教会的人都是危险的。使徒约翰写道,假先知从会众中“出去”,就是离开了教会。如果他们不在教会家庭中,我们绝不应该让这位有先知恩赐的人向我们的生命说话。
  2. 重视品格多于恩赐:
    当我们赞赏恩赐多于品格时,我们可能在教导人们迷恋于超自然现象而不是迷恋耶稣的荣美。真正属灵(被神的灵所使用)的人将在生命中结出圣灵的果子。我认为一段30年的敬虔婚姻,与一个人从轮椅站起来一样值得庆祝。一个对卑微的人仁慈的人,跟能够触摸天国的人一样值得赞扬。
  3. 教导和训练:
    所有恩赐都以不成熟的状态开始。我们不仅需要教导人们如何认识自己的恩赐,凭信心踏出和信靠神,而且还需要教他们,当他们的恩赐到达成熟时的模样。正如幼儿或青少年需要扩展,反复尝试,去发现他们的力量程度,成年人则需要学习何时收起他们的力量。一个成熟的个体理解潜在好处及同时可能潜在的伤害。
  4. 重视圣经:
    有人说过,许多人对待神的话语的方式,就像喝醉的人对待灯柱,用作支持自己,而不是照明的亮光。如果我们只利用神的话语来支持自己,我们不会持久地听到祂的声音。作为耶稣的追随者和爱人,我们需要花更多时间在读经上,这样我们能够除去许多不准确的信息,以免成为异端。只有圣经是我们的基础。先知恩赐可以指导、鼓励和澄清,但它不是我们的基础。先知恩赐是由圣经塑造的,而不是反客为主!
  5. 培养反映文化:
    恩赐培训过程应包括回应的部分,预言是否准确?它听起来像是耶稣说的吗?它是否带有仆人的心肠?只因有人声称“神告诉我这个”,并不代表我们必须接受他的话作为真理。所有事情都必须经过试验。
  6. 恩赐的来源才是焦点:
    “我们都要参与。”约翰温伯尔在80年代使这句话流行起来,今天仍然如此。恩赐不是为了使有恩赐的人自夸;它说明了释放恩赐者是谁。圣灵可随己意,将任何恩赐分给任何人。恩赐让人有空间服事,但品格才让人有权柄。我们决不应该仅仅因为某人有恩赐就给予他权力,对领导者的要求从没有改变(提前5章和多1章)。
  7. 聆听和顺服:
    聆听神的声音并不是我们的娱乐;我们若在聆听神,祂又说话,我们就必须服从。我们需要学习将我们的生活的重心定为与祂真实的关系,并且无论祂以什么方式说话,都需要回应。只要是从神来的,我们就要跟随。

如果我们能够在教会群体中实施这些简单的原则,先知恩赐将会成熟地呈现。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亲自学习辨别神的声音,重视品格多于恩赐,并将祂的话语置于我们生活的中心。这样我们就能渐渐成熟,成为有恩赐又能带下祂的国度的人,并帮助塑造他人成为基督的样式。


文@庄.多马,国际溪水事工总干事(John E. Thomas, Streams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教导预言服事、解梦和神的国度。)
译@卢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