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地马拉基督徒总统莫拉莱斯于3月4日宣布,该国将跟随美国,于5月将其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

当天早上,他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华盛顿会面。内塔尼亚胡希望他将大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莫拉莱斯回答:“这是一份荣誉,是一件对的事情。”双方领导人还就深化双边关系与合作进行了讨论,莫拉莱斯又邀请内塔尼亚胡访问危地马拉。

总统莫拉莱斯在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会议中说:“我要感谢总统特朗普开路,他的勇敢决定鼓励我们做对的事。危地马拉将大使馆搬回耶路撒冷的决定,强烈证明危地马拉将继续支持和声援以色列人民。”

尽管危地马拉是一个小而贫穷的中美洲国家,但一直是以色列重要的合作伙伴。 1947年,以色列努力争取国际社会支持分治方案,危地马拉成为首批支持建立犹太国家的国家之一。1956年,危地马拉成为首批在耶路撒冷开设大使馆的拉丁美洲国家之一,但后来于1978年迁至特拉维夫郊区。

危地马拉的奇妙转化

弥赛亚犹太人领袖(Shira Sorko-Ram)早前在《茂滋以色列报告》发表文章,阐述危地马拉由反对以色到转变为支持的经过。她表示,危地马拉经历了长达36年的内战,死伤达20多万人。直到1996年,政府才跟反抗游击队签署和平协议。与此同时,福音的信息正席卷整个国家,许多人透过耶稣得到拯救。据估计,现在有40%的危地马拉人是重生的基督徒;福音派联盟称当地大约有27,000间基督教会。人们开始为国家得医治祷告。2016年,危地马拉投选了基督徒莫拉莱斯担任总统。他来自媒体界别,曾在浸信会神学院读神学。他领导右翼党派并鼓吹保守的价值观。他自认为民族主义者,反对堕胎、同性婚姻和毒品合法化。他从未担任政治职务,是一个与政治阶级无关的普通人,却在选举中赢得了67%的选票。

许多基督教领袖认为,祷告帮助国家度过了最近的危机,不致发生暴力事件或破坏宪法程序。基督徒知道莫拉莱斯正肩负很大的责任,因此都认真地为这位领袖祷告。

犹太人口少于一千  无损拉比影响力

危地马拉的犹太教拉比约瑟夫.加蒙是深受基督徒喜爱的拉比。虽然危地马拉只有大约900名犹太人,但拉比加蒙得到特别的恩宠和尊重,获得很多机会代表以色列向政府官员提出建议。现在,危地马拉有一批官员支持以色列。

2017年11月危地马拉总统在联合国投票中,拒绝承认耶路撒冷与以色列的联系。该国基督教牧师立即公开抗议总统作出反对以色列的投票。众教会和由拉比加蒙及危地马拉市长率领的50名议员一起,全力推动危地马拉总统支持以色列。因此,总统更改了其投票决定,并否定联合国的措施。

2017年12月,特朗普总统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时,拉比加蒙再次率领50名议员、危地马拉市长和基督教领袖,促请总统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总统莫拉莱斯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对话后,宣布搬迁大使馆。危地马拉成为第一个跟随美国将其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国家。当地一位基督教商人认为:“这是基督教领袖、拉比和议会联盟向总统施压的成果。”政府发言人表示该决定是在没有任何美国压力的情况下作出的,是危地马拉单方面的决定。

(来源:犹大通讯社《茂滋以色列报告》,2018年2-3月,Vasco Lam编译报道)

祷告:危地马拉经历兴旺,成为属神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