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突然过世,散住各国的儿孙都尽力放下俗务去奔丧,向长辈作最后的致

兄妹为撰写父亲的生平简史而促膝夜谈,由父母的成长、邂逅、结婚生子、工作变迁、移民生活到自己的儿时往事,笑中有泪。

他生于澳门的一个富裕家庭,可惜父亲吸鸦片和赌钱散尽家财,幸得贤良的母亲含辛如苦养大他和三个弟妹,各人长大都懂得自食其力,不怨天由人。他在一家公司当司机,竟获得貌美的雇主千金垂青,甘心下嫁穷小子。他没有受外家的荫庇,独自到香港谋生养活五个子女。兄弟记忆犹新的是爸爸新年回家,会带他们去吃一顿“西餐”,其实不过是茶餐厅美食。更深刻的是例行的家教,男孩子一字排开,给“家法侍候”,理由是一定有顽皮的事情令妈妈操心。

一家人分隔两地生活一段日子,深感团聚的需要,决定举家移居小岛,那管只能挤在一间只能容下一张双层床的房间,大家至今仍津津乐道那段头顶着兄弟的脚而睡的亲密关系。

儿子在丧礼上对亲友讲自己对爸爸的感言:“我爸爸在很多人的眼中是个平凡的人,甚至是忠诚得近乎固执,没有留下财富给子孙,但在我的心中,他是个称职而成功的父亲。他尽最大的努力供养家庭,他示范了坚毅不屈的品格,教晓我们对自己和家人负责任。今天我们亦承传了他的美德,建立家庭,做个尽责的爸爸,一代又一代的把这美好的传统传承下去。”

这个很熟悉的上一代故事,他们都走过艰辛的岁月,别以为他们没有什么成就,每一个儿孙都是他们的骄人建树,尊敬长辈就是尊重自己,为孩子立好榜样。”

文@徐惠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