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故事回到1959年開始說起。那年我與雅思特結為連理,婚後不久,我們便搬到斯德哥爾摩(Stockholm)居住。我在城裡找到了一份行銷的工作,向飯店、餐廳和商店銷售室內裝潢設計。我的薪水不算很高,但足夠我們租一間鳥瞰全市的小公寓,就在那裡開始我們的婚姻生活。

那是一份相當吃力的工作,公司的銷售範圍覆蓋整個首都及瑞典北部。有五名建築設計師為我工作,我必須拜訪各式不同的商業團體,促銷我們的產品,預算十分高昂,責任也很重。再者,我根本無法勝任這項任務。一想到拜訪陌生人,膽怯、害羞與恐懼幾乎要把我淹沒了。當我到達第一個客戶時,我得要走開七次才能鼓起勇氣面對對方!我性格中的軟弱不斷地阻撓我。結果,第一次到瑞典北部地區出差的時候,相同的恐懼和驚恐又再度令我癱瘓。我明白,為了要達成當一名商人的夢想,我首先必須要克服這個軟弱。於是我便報讀了「公眾演說」的夜間課程。我從未做過這樣的事,實在把我嚇壞了。不知何故,我居然奇妙地從五百人當中被推選出來,向眾人解說我的成就。一個重大的障礙終於勝過了!然而還有更多功課需要學習,同時當我不再遠離神並且接受耶穌基督成為我的救主時,我也愈發意識到一種超自然的介入在我生命中。

後來透過與其他基督徒商人的接觸,使我有機會投身電影業。有三年的時間,我在「史文斯克・唐影片公司」(SvenskTonfilm)銷售教育影片,結果又因緣際會地接觸了美國的製片人。當時有一名基督教影片的製片人遠從美國來到了瑞典,要使用公司的工作室,他邀請我到美國加入他的公司,雅思特和我便於1964年動身前往美國了。

生命中的微小細節往往會被忽略,當我們將自己的生命交給我們的造物主,並且容讓祂成為生命的主時,必須看出其中繁複交織而成的圖樣。在斯德哥爾摩時,我認識了一位來自遠東的難民,而我們只能用一口破英文溝通。然而這段友誼卻迫使我學習英語,因此當我和雅思特最後離開斯德哥爾摩時,我的英文能力足以讓我應付在新的國家的工作及生活。我不僅克服了公眾演說的膽怯,神還讓我學會了英文,甚至是美式英文呢!

1964年9月1日,雅思特和我住在印第安納州的威諾納湖旁邊。我在一間基督教影片公司工作,巡迴到訪那地區的教會,推銷我們的影片。當時我們拍攝「化妝嘉年華」(The Carnival of Pretence),主要的製片計劃是以巴西為中心,這是一部低成本的電影,由美南浸信會贊助。如片名所提示,某些鏡頭需要在里約熱內盧拍攝,所以我就在那裡待了四個月。

就在巴西,我初次經歷了神超自然的介入。當時我開車載着兩名演員在城裡到處逛時,他們之間起了爭執,我意識到緊張激烈的氣氛。奇怪的是,雖然我不會說他們的語言,卻能夠聽得懂他們的談話。我不假思索地轉過頭去,竟用葡萄牙語和他們對話,我以前從未用這個語言說過任何話呢!不管我說了什麼,都起了作用,因為他們馬上停止了口角,然後我們繼續上路。他們不再爭吵了,而我現在居然說起了葡萄牙語,並且還持續說了數個月!我用這個神突然間賜給我的奇妙新語言,在教會裡講道,並且在電視節目上演說。15年後,當我再次回到巴西,卻發現我甚至無法用葡萄牙語從1數到10。有時候,神賜給我們的恩賜是為了一些原因。我會說葡萄牙語的能力確實是個恩賜,因為當時我幾乎用不到英文。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