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故事回到1959年开始说起。那年我与雅思特结为连理,婚后不久,我们便搬到斯德哥尔摩(Stockholm)居住。我在城里找到了一份行销的工作,向饭店、餐厅和商店销售室内装潢设计。我的薪水不算很高,但足够我们租一间鸟瞰全市的小公寓,就在那里开始我们的婚姻生活。

那是一份相当吃力的工作,公司的销售范围覆蓋整个首都及瑞典北部。有五名建筑设计师为我工作,我必须拜访各式不同的商业团体,促销我们的产品,预算十分高昂,责任也很重。再者,我根本无法胜任这项任务。一想到拜访陌生人,胆怯、害羞与恐惧几乎要把我淹没了。当我到达第一个客户时,我得要走开七次才能鼓起勇气面对对方!我性格中的软弱不断地阻挠我。结果,第一次到瑞典北部地区出差的时候,相同的恐惧和惊恐又再度令我瘫痪。我明白,为了要达成当一名商人的梦想,我首先必须要克服这个软弱。于是我便报读了“公众演说”的夜间课程。我从未做过这样的事,实在把我吓坏了。不知何故,我居然奇妙地从五百人当中被推选出来,向众人解说我的成就。一个重大的障碍终于胜过了!然而还有更多功课需要学习,同时当我不再远离神并且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的救主时,我也愈发意识到一种超自然的介入在我生命中。

后来透过与其他基督徒商人的接触,使我有机会投身电影业。有三年的时间,我在“史文斯克・唐影片公司”(SvenskTonfilm)销售教育影片,结果又因缘际会地接触了美国的制片人。当时有一名基督教影片的制片人远从美国来到了瑞典,要使用公司的工作室,他邀请我到美国加入他的公司,雅思特和我便于1964年动身前往美国了。

生命中的微小细节往往会被忽略,当我们将自己的生命交给我们的造物主,并且容让祂成为生命的主时,必须看出其中繁复交织而成的图样。在斯德哥尔摩时,我认识了一位来自远东的难民,而我们只能用一口破英文沟通。然而这段友谊却迫使我学习英语,因此当我和雅思特最后离开斯德哥尔摩时,我的英文能力足以让我应付在新的国家的工作及生活。我不仅克服了公众演说的胆怯,神还让我学会了英文,甚至是美式英文呢!

1964年9月1日,雅思特和我住在印第安纳州的威诺纳湖旁边。我在一间基督教影片公司工作,巡回到访那地区的教会,推销我们的影片。当时我们拍摄“化妆嘉年华”(The Carnival of Pretence),主要的制片计划是以巴西为中心,这是一部低成本的电影,由美南浸信会赞助。如片名所提示,某些镜头需要在里约热内卢拍摄,所以我就在那里待了四个月。

就在巴西,我初次经历了神超自然的介入。当时我开车载着两名演员在城里到处逛时,他们之间起了争执,我意识到紧张激烈的气氛。奇怪的是,虽然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却能够听得懂他们的谈话。我不假思索地转过头去,竟用葡萄牙语和他们对话,我以前从未用这个语言说过任何话呢!不管我说了什么,都起了作用,因为他们马上停止了口角,然后我们继续上路。他们不再争吵了,而我现在居然说起了葡萄牙语,并且还持续说了数个月!我用这个神突然间赐给我的奇妙新语言,在教会里讲道,并且在电视节目上演说。15年后,当我再次回到巴西,却发现我甚至无法用葡萄牙语从1数到10。有时候,神赐给我们的恩赐是为了一些原因。我会说葡萄牙语的能力确实是个恩赐,因为当时我几乎用不到英文。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