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居住与生活研讨会2018”于2月9-10日举行,主题为“吾‘慌’无地!?──土地开发的信仰反思”,当中由香港中文大学王福义博士及中国神学研究院李耀坤博士分享的“开发地土X天父世界”讲座,探讨了香港土地供应、保育政策及圣经土地神学等问题,并勉励教会进入社区服务寄居者。

资本主义土地观

根据香港规划处“香港土地用途2016”资料,香港75.7%为未建设土地,当中的41.7%为郊野公园,34.3%为未被使用的土地,包括棕地、私人土地、私人康乐土地、坟地、采矿区、禁区及军事区等。其中棕地和私人土地各有超过1,000公顷。而根据2016年香港审计处的“住户开支统计调查”结果,当中住屋开支占总开支的34.3%,住私人房屋的住屋开支达到40.5%,而饮食开支则退居第二。

李耀坤博士就香港的住屋实况及资本主义土地观指出,“香港人不是为‘口’奔波,而是为‘楼’奔波。”香港是全球最难负责住屋的城市,楼价与入息比率达19.4%。大部分人认为住屋是人生重要的保障及投资,愿意跨代参与置业。社会文化把能否置业作为衡量个人成就的标准。他又形容,这是一种形成中的阶级矛盾:社会高度奖励拥有财富的人,将更重的轭放在贫穷人身上。他解释,在资本主义土地观之下,土地是个人生命的延伸,是具有排他性的劳动成果。因此,土地与人的关系由共生共存,变成只剩下拥有权。土地变成可交易的商品,只是众多资本的其中一项,用作最大化经济效益。土地的市场价值决定一切,只有能负担的人才可以在当中生活,人与土地之间的感情没有价值

截然不同的圣经土地观

关于圣经的土地观,王福义博士指出,土地是神创造的,并交给世人管理(诗115:16),但神并非放手不理土地(创6:12)。神对土地使用有要求,不容人玷污,不容忍不公平,也要求给予土地安息,人才会受保障。王说:“在香港,人对土地为所欲为,不理会土地能否承担。大自然不单是人赚钱的工具,土地也是承托着人的生存环境。大地是神所创造的,人不应该破坏。”

李则提出三点信仰土地观。首先,土地是立约的礼物,不是私有财产。“地不可以卖断,因为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25:23) 人不能在土地上为所欲为,神对土地有规范。神的子民只是土地的管家,当人拥有土地时,应想起神的恩典,而不是自己的丰功伟绩。第二,土地要安息 (利 25:2-7)神为所有受造物预备了休息,并要求每7年土地要守安息年,出产要给仆人、寄居和走兽享用。李说:“累积财富,要‘赚到尽’,只会带来奴役压榨。神要求子民有另一种对待生产的态度,要与其他人分享神的供应、平安和福乐。”最后,土地代表实践立约责任(利25:24-28)神要求至近的亲属,要赎回弟兄因际遇不佳所卖的产业。圣经中“赎回”和“亲属”来自同一个字根,原文是神作以色列的救赎者。神的子民要学习作邻舍的救赎者,推广一个关爱的社会文化。

资本主义土地观认为,经济发展就是必然、要赚到尽、土地只是商品。信仰的价值观却认为,人只是土地的管家,土地也要休息,而且要看顾客旅寄居。

最后,两位讲员鼓励信徒应该反思,为何置业是成功指标。当楼价是一个重轭,参与在其中就是进入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现代奴隶制度。在教会方面,应考虑如何服务社区中的客旅寄居者,成为“至近的亲属”的代赎者,而不是由执事会决定教会用途。李举例说:“星期一至五,丢空的教会物业有否发挥作用?假如今日你的堂会在社区消失,居民会觉得若有所失还是庆幸?”社会方面,宜反省多年的发展政策是否真的能祝福土地?我们要一味追求繁华,还是一片祝福生命的沃土?

(记者林暐皓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