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者無其屋是香港的嚴重民生問題。房屋是為居住需要而設,當目的扭曲,而成為投機者的生財之路,生活空間就不斷被壓縮,陷入居者無其屋的苦況。當大眾感到不公義,社會怎能和諧呢?當人感到自身利益被侵奪,就容易將矛頭指向其他人,結果造成更大的分裂。

社會有些言論認為,新移民人數不斷增加,而這些「外來者」正搶奪公屋資源,那原本是屬於港人的福利。雖然新來港人士居住公屋的比例很大,但戶主其實是港人,新來港住戶來港是為與家人團聚,自然會與港人家人同住。「新移民搶奪公屋」不是事實,因為公屋編配政策規定,雖然新來港人士可以申請公屋,但到輪候編號到分配階段時,輪候家庭必須最少一半家庭成員居港滿七年,才有資格分配公屋,否則申請會被凍結。「新移民搶奪公屋」只是一種偏見。住滿七年,還被視為外來者,這則是一種主觀看法。

聖經有善待寄居者的觀念。來港未滿七年的新移民不算是有永久居留權的港人,從這方面看,最初的七年內,他們是「寄居者」。對寄居者的善待,即對新移民的善待,不該包括偏見、歧視、惡言,反之卻要關注他們的需要,幫助他們適應和融入新的環境。港人也是新移民的後代,應當「知道寄居者的心情」(出23:9,《和合本修訂版》)。

然而,善待寄居者的聖經觀念並不充許「文化入侵」。在舊約時代,寄居者住在以色列人中間,必須順從以色列的信仰和文化。寄居者來自外邦,都可能有拜異教的背境,若果他們來以色列寄居時,散播異教文化,或是違反摩西律法,那就會影響以色列的屬靈光景。神對以色列有特別的命定,要她成為世界的光。以色列人善待寄居者的同時,也藉着神的話語和行出神的話語,領寄居者也進入他們的命定。可惜後來以色列君王因容讓外邦異教文化入侵,導致亡國。

神對香港也有特別的命定,香港教會不僅要善待新移民,也得藉着神的話語和行出神的話語,領他們進入他們的命定——神安置他們在香港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