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者无其屋是香港的严重民生问题。房屋是为居住需要而设,当目的扭曲,而成为投机者的生财之路,生活空间就不断被压缩,陷入居者无其屋的苦况。当大众感到不公义,社会怎能和谐呢?当人感到自身利益被侵夺,就容易将矛头指向其他人,结果造成更大的分裂。

社会有些言论认为,新移民人数不断增加,而这些“外来者”正抢夺公屋资源,那原本是属于港人的福利。虽然新来港人士居住公屋的比例很大,但户主其实是港人,新来港住户来港是为与家人团聚,自然会与港人家人同住。“新移民抢夺公屋”不是事实,因为公屋编配政策规定,虽然新来港人士可以申请公屋,但到轮候编号到分配阶段时,轮候家庭必须最少一半家庭成员居港满七年,才有资格分配公屋,否则申请会被冻结。“新移民抢夺公屋”只是一种偏见。住满七年,还被视为外来者,这则是一种主观看法。

圣经有善待寄居者的观念。来港未满七年的新移民不算是有永久居留权的港人,从这方面看,最初的七年内,他们是“寄居者”。对寄居者的善待,即对新移民的善待,不该包括偏见、歧视、恶言,反之却要关注他们的需要,帮助他们适应和融入新的环境。港人也是新移民的后代,应当“知道寄居者的心情”(出23:9,《和合本修订版》)。

然而,善待寄居者的圣经观念并不充许“文化入侵”。在旧约时代,寄居者住在以色列人中间,必须顺从以色列的信仰和文化。寄居者来自外邦,都可能有拜异教的背境,若果他们来以色列寄居时,散播异教文化,或是违反摩西律法,那就会影响以色列的属灵光景。神对以色列有特别的命定,要她成为世界的光。以色列人善待寄居者的同时,也借着神的话语和行出神的话语,领寄居者也进入他们的命定。可惜后来以色列君王因容让外邦异教文化入侵,导致亡国。

神对香港也有特别的命定,香港教会不仅要善待新移民,也得借着神的话语和行出神的话语,领他们进入他们的命定——神安置他们在香港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