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的长子、次子和三子的祝福和后代的遭遇,之前简略说完了。十二众子之中,犹大和约瑟刚好是相反的例子,有美好的祝福,也因敬虔的生命,给后代带来极大的福气。

大家都知道,犹大是耶稣的先祖,所以雅各的祝福也预言弥赛亚,用了先知性的文学手法。雅各给约瑟的祝福也不错,明显地都是物质的丰盛,而程度远远超越其他兄弟。雅各的祝福跟摩西给约瑟支派的祝福相似,摩西给其他支派的祝福,却没有如此的相似。二人相隔几百年,而祝福中其中一句话是几乎一模一样的,雅各说:“这些福必降在约瑟的头上,临到那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创四十九26)摩西说:“愿这些福都归于约瑟的头上,归于那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

和合本的“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在新译本的翻译是“在兄弟中作王子的那一位头上”。而在翻译贴近原文意思的英文圣经版本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我将之译成“与弟兄有别之人的冠冕上”。约瑟与兄弟们是有分别的,而他是尊贵的,有如一位王者,头戴冠冕。

约瑟与兄弟的分别在哪里呢?他相信神的话,有忠心的品格,宽恕哥哥们对他的伤害。还有什么?“与(兄弟)有别之人”透露更深的生命特质,希伯来原文是nə•zîr,在圣经共出现五次,一次在雅各的祝福,一次在摩西的祝福,都是与约瑟有关的。其他三次是用来称呼“拿细耳人”

拿细耳人是终生或某一段时间将自己从世俗分别出来,完全献给神。圣经中的知名终生拿细耳人有撒母耳、参孙和施洗约翰。另外古代以色人也可以自愿成为拿细耳人,如果是短暂时期,结束后可以还俗。

所有神的子民应该都是归向神的,但拿细耳人不但内里有这心态,外在行为也受到约束,与别人有明显的分别,包括远离酒和葡萄、不剃发、远离死尸。他们的生活(饮食)习惯、外表与其他人不同,活动范围也比别人受到更大的限制。他们所作的归耶和华为圣,是荣耀的事奉。

在被卖之前,他的生命已有分别出来的气质,他没有跟从哥哥们的恶行。在埃及的年月,他没有跟随埃及人的恶习,没有拜他们的神,他是完全属于神的,过著与别人(埃及人)不同的生活。

约瑟是与兄弟分别出来的,一方面是生命质素,另一方面是具体的生活状况。被卖到埃及的日子,肉身上是与家人、家乡分别出来,神要使他成为先行者,他也要为此付代价。但他的事奉是荣耀的,他头上有冠冕,有神的荣耀。

历世以来,神有时候差派祂的仆人远离自己的家、社会,甚至远离人群,为完成当代的一个特别使命。有些人不用离家,但生活形态因所蒙的呼召,而必须有某方面的限制,与别人不同。有些人蒙召成为先行者,有一段时间过著与别人不同的生活方式。与别人不同,自然就有压力。在古代以色列,拿细耳人是属灵的,但在今天的世人眼中,却是极端的。如果神将重任交给你,也要求你有相配的生活方式,那么就要以你的使命为生活的轴心,计划和安排你的生活。可能会受到压力,或在人生中留下一些遗憾,感觉有不完美,但是在永恒里,你是头戴冠冕的王子。今天你的选择,决定了永恒里的福分。


文@黄少芬

(本文摘录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宠》,作者保留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