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本身从事保险业,他从自己教会的职青(职场青年)身上观察到一个两极化现象:一些职青参与越来多服事,非常忙碌;另外一些职青却越来越少回教会,开始流失。从去年开始,Leo就与4个组员在家中开始祈祷聚会,寻求如何得着职青。适逢“众职场兴起”正推动100天祷告运动,并受到Alpha事工的启发,他们就从神领受用相聚食饭,播放影片,自由分享的形式去接触职青。刚开始时,5个组员每人邀请一个人参与聚会,渐渐经朋友间互相介绍,就增长到有30人的聚会。当中除了5个核心成员,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认识信仰,或者初信者。

Aspire Church成立

“初时,我们并没有计划成立教会。直到我看了由艾德–史福索牧师所写的《Ekklesia》这本书,而我认识的一些职场领袖都非常推介这个职场转化运动,给予我很大的启发,认识到其实教会可以很简单,原来我们已经是一间教会了!Leo的母会中华完备救恩会大埔堂非常支持他们在职场人士工作的地方建立教会,以致人可以很方便很生活化地来到教会聚会。“他们来到会感觉很放松,我们的布置和环境都与传统的教会有不同,所以就降低了职场人士去教会的门槛。”

“我们的教会叫Aspire Church,‘aspire的意思是追求,其实在20-30多岁这个年纪的年青人,有很多东西在追求,例如事业,婚姻,物业等。我们想与这些年青人一起同行去追求人生,并且告诉他们人生真正需要追求的是什么。”Leo认为,想要得着这群职青,就先要明白他们的需要和现况,不单单是灌输圣经知识道理,而是在人生的旅程中,与他们一起去认识及追求心里真正的渴望。

转化运动在商界

“我们当中大部分人来自商界,正正就是最多未得之民的地方。这群商界的人在他们工作中是很有影响力的,在将来甚至可以影响整个社会。Aspire Church的理念就是回到自己的群体及圈子中,建立有神同在的地方,让人去认识祂。”当Leo透过教会去得着这群人,与他们连结,带领他们认识神在他们生命的计划,很多见证就发生了,不少初信者都愿意站出来分享得救见证,去影响更多人。这群商界的人很多在事业上都很成功,生活无忧,不是很受伤而要信耶稣那种,而是很能干的,拥有很多财富、能力及恩赐。“我们就是透过这里告诉他们,人生拥有这些东西是为了什么?有了这么多影响力,我们应该怎么用、为谁而用。我们首先要认识,这些所有都是来自神,然后明白要将这些所有重新奉献给神使用,放到有需要的地方去倍增影响力。这就是神所赐予Aspire Church在商界的定位。

同时,Aspire Church也吸引了一些其他教会的信徒来探访及观摩,Leo也期望倍增更多弟兄姊妹去成立属于他们的职场教会。最近,Leo去了4间大型的本地教会分享他们建立职场教会的经验和做法,原来很多本地教会都看见Ekklesia的重要,都想差遣信徒回到职场发挥影响力。“其实我们不是很艰辛去做,只是跟随神的带领,神就供应我们。”

打破教会框架

Aspire Church没有读过神学的全职传道人,Leo很认同信徒皆祭司的牧养方式。教会的5个核心成员都在做牧养栽培工作。Leo也很感谢母会牧者给予的信任及支持,提供很多的支援及代祷,也放手让Leo他们自己负责教会的牧养。今年1月,母会举行了差遣礼,在500人面前,正式差遣这5位弟兄姊妹开展Aspire Church这个职场教会。“教会透过行动告诉所有弟兄姊妹,平信徒即使没有经过正式的神学训练,也可以成为职场牧者,是用带职身份去牧养透过工作接触的人。

谈到教会模式,Leo认为,小组、团契都是教会的一部分。而在香港教会的传统观念中,教会就等于什么都要有,什么人都要服事,需要齐备各种机制,才能称作教会。教会被框架出来是这样那样,但圣经告诉我们,信徒的聚集就是教会,神就在当中。对于别人怎么称呼我们,我很开放的,叫我们是小组、团契,甚至饭局都可以。但为何我们仍然要称自己为教会,就是想告诉其他人,我们这样的聚集已经是教会了。就是你来到这里,已经可以遇见神,并且是肢体的一部分。”

 

(记者莫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