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代转入二十一世纪,家庭崩坏已成为普世现象,无论是东方或西方,单亲家庭数目不断上升。无可否认,家庭健全是社会幸福度的量度尺,而圣经观念对家庭制度的巩固也有重要的指引,基于圣经的复兴神学为此提供了解决方案。

有研究指,全球有14%的儿童(0-17岁)来自单亲家庭,而大部分的情况,母亲是家庭的唯一支柱。“无父世代”是今日世界的悲歌。最近的分享会“这世界需要父亲”实在是及时的提醒,讲员安德鲁(Andrew Houghton)用撑伞子的象征行动,说出丈夫在神面前有责任撑起属灵的遮盖,这不是神交给妻子的责任。基督教家庭虽然有同一信仰,但家庭健全与否,还需要各成员担起自身的责任,这也是属灵上的对齐(spiritual alignment),因为神命定了各成员的责任和角色。安德鲁也指出,男人有属灵的软弱和伤害,这令遮盖失效,补救方法是男人愿意修补破口。

复兴神学正是有修补破口的主张。就以乌干达牧师慕约翰为例,他推动的祷告祭坛策略是为城市和国家的复兴。为什么祷告祭坛会带出复兴?按他对圣经的理解,神往往会拣选一些人,呼召他们成为圣洁,并为城市和国家的罪恶代祷,只要被拣选的人数得满足,神就会使复兴发生。这些被拣选的人在代祷上有祭司的职分,在复兴上有关键的作用。社会有什么问题,国家有什么问题,当然要有行动去解决,但复兴神学提出最重要的焦点,就是教会的责任,因为教会在某地方的设立,代表在该地方有祭司的代祷职分,在这属灵层面上若没有改变,人的最大努力都是力量有限的,因无法抗衡空中的掌管者——邪恶的根源。当然人有责任,就是悔改。悔改导致复兴,全是神的恩典。

从复兴神学看,“无父世代”的诅咒是需要祭司代祷去破除的,谁是祭司?在家庭中,父亲有这属灵的职分;在城市中,教会有这属灵的职分。愿弟兄们和教会都兴起,举起圣洁的手为这世代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