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在神學院的課堂上,第一次聽聞盼望神學。老師非常敬仰德國神學家莫特曼,從他的生平細說到神學思想。有點慚愧,我已記不起他的講學內容,但一直沒忘記那個晚上,下課後,踏着輕快的腳步回家,心情無比輕鬆,好像人生突然充滿希望。其實,我當時並不很了解莫特曼的盼望神學(只是一堂課啊,至今也不很了解),但老師很了不起,一句簡單的說話有如一道亮光的威力,這句話在我印象中是這樣的:我們的未來是開放的,並不是一切都註定了。就在回家的路上,我發現命運註定論過去一直藏在心裏。

當然我並不是說,人可以完全支配自己的人生。我不(也不敢)否定神的主權,祂掌管明天、世界和我們的人生。是的,我們不能改變神。神的旨意確實不變,但問題是,誰可以完全知道神的終極心意呢?當神叫亞伯拉罕將以撒獻為祭時,並沒說祂已預備了一頭羊,請他放心上山。神有主權在何時向何人啟示祂的心意,但因我們沒有全知能力,有時候會感到迷茫,好像神原本說計劃一,結果做出來的是計劃二。

傳統教會很少使用「命定」這詞語,反而聖靈更新教會十分熱愛,什麼都加上「命定」,感覺上很有(神的)權柄。神命定什麼,就必發生!禱告用上「命定」詞語,威力非凡。但命定是什麼意思呢?我有時候幽默地跟人說:「保羅說,我們命定原是受苦。」你聽了,還喜歡說「命定」嗎?但好消息是,聖經中提到「命定」的事情,大都是指向神至高無上的旨意,大都是對人的美好心意。

談論「命定」,很多時候會加入對「預知」、「命運」、「自由意志」等的討論,可以去到很抽象的神學或哲學層面,甚至將加爾文的命定論翻出來討論,再討論。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在這裏,我只想以約瑟的一句話作為探討命定與命途的起點。在創世記四十一章32節,他向法老說:

「至於法老兩回做夢,是因神命定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

約瑟使用「命定」指出掌管歷史的是神,祂定了一個計劃,在祂主權下,必然發生。神為國家、民族和個人,預先定出計劃,其中可能出現危難和困苦,但終極心意是帶來拯救。但人是有回應的責任,我們的選擇和行為往往影響自己的命途。

保羅很喜歡說「命定」,欽定本新約中出現七次命定,其中六次是在保羅的書信上。「命定」希臘原文proorizo 來自兩個字根,一個是pro,有「預先」[1]意思,另一個是horizó,有「設定界線」的意思。horizó與英文horizon很相似嗎?我們肉眼所看到的地平線,是天與地接連的界線。摩西因為犯錯,而不能進入應許之地,但在離世前,神做了一件讓人感動的事,祂帶摩西上山頂飽覽湖光山色。亞伯拉罕俯瞰全景,盡頭是地平線,眼所見的是神「命定」賜給他和他的後代的。

神為人「預先設立界線」,這是祂不變的旨意,祂說賜給誰,就給誰,沒有人能改變神的心意,沒有人能影響祂的計劃,這是命定。但十二支派如何分地,如何實質地享受到神命定的福,則是有人為的因素,在乎他們是不是願意順服神,跟從神,與神同行,而結局就是他們的命途。命途不是完全由人自己能決定的,受制於神的永恆命定,祂預先設定了界線,但命途卻又是人自己栽種的結果,因着人的順服或叛逆而有所不同。在這方面,雅各十二眾子和後代為我們提供了研究的個案。(下期待續)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