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区校园事工网络,改变了过往一校一堂”的事工模式,由东区数间教会的青少年同工共同牧养区内的年青人,以团队的形式开展丰富的学校事工。而近日的圣诞假期间,他们举办的东区冠军教会球队杯2017”就吸引了不少年青人参与,反应热烈。今期Kingdom Life与你走进电竞现场,一起与东区网络的同工探讨牧养年青人事工的新模式。

网络内的支援与同行

谈到建立事工网络的好处,百德浸信会谭铭驹传道(Les) 笑言,自己不用说太多就是明显的分别了!Les以往的牧养比较单一,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讲道,讲的内容和方向都单一。当几间教会连成网络,Les从每个礼拜讲一次道变成一两个月讲一次。Les好想自己教会的年青人可以听到更多同工的分享和讲道,从各种的表达,更多方向认识信仰。而在牧养资源上,事工网络也产生更好的分工,因为整个柴湾区只有一位女青少年传道,所以区内的姊妹就可以交给她去牧养。

基督教会活石堂冯嘉茵传道(嘉茵) 分享,青少年传道在牧养前线所遇到的问题,教会负责其他事工的牧者都未必能够理解。不过在事工网络里,因着大家都是年青人同工,所以工作都能更好配合,遇到问题能一起想办法和商量。“例如,之前我们几位同工到新加坡的神之心教会探访后,都想在我们的事工中尝试进行转化。而转化的点就不是单单针对自己的教会,是在整个网络牧养的群体里推行。有时自己教会其他同工未必会明白怎样做,但网络里的同工可以有互相支援,以致不会感到孤单,甚至刺激更多的想法、创意诞生。”

电竞比赛的诞生

今次的东区冠军教会球队杯的诞生,是源于Les看见他过去一年所牧养的一班年青人的改变。这班年青人每天都来教会玩球类的电子游戏。他们最近问Les,星期日是否可以来?Les以为他们想来“打机”,但他们竟然说:“我们不是想来‘打机’,而是想来参加崇拜。”“其实这群青少年,一方面在学校有小组,而平时每日都来教会,这里就好像他们的家一样,然后我见他们想返崇拜,并且开始稳定,所以我们就想,是否可以联堂做一些比赛,令教会不但能互相合作,更可以吸引年青人容易踏足教会呢?”于是,东区网络内的几间教会就决定用一日时间举办这个电竞活动,结果比赛当日有些平时不去教会的年青人来了,而同工也预备了教会的年青人去接触他们。在未开始正式比赛之前,他们自己已经开始玩,建立起关系。“一齐‘打机’其实是一种集体游戏,我们很想年青人能聚集一齐玩,因为现时的‘打机’方式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玩,大家不需要沟通。而球类游戏是可以4个人同时玩,他们也可以自己组队,那么就可以信徒非信徒走到一起,也可以互相对赛。Les又分享,玩电竞游戏和在足球场上不同,很多时候,年青人踢完球之后也未必会来教会,因为球场和教会性质上是有距离的。而今天的电竞比赛现场,气氛是良好的,年青人玩得非常投入,每一支球队都有一位传道同工做领队,几位教会年青人参与,期望形成一个小组,日后更可以维持下去。

让年青人拥有归属感

嘉茵分享,同工通常不会在“打机”过程中想怎么牧养他们,反而将“打机”视作福音平台及接触年青人的点,而更重要是他们来到教会之后,牧者和年青人的主动接触,帮助他们和教会建立关系。认识年青人的地点就不再局限在学校。因为我不能每天都去学校,教会开放成为一个公共空间,容让学生来‘打机’温书,就会成为一个很好的接触点。

Les又认为,教会开放玩乐的空间给年青人,能够令年青人对教会拥有归属感。很多时候,年青人对教会的印象是,教会不是属于我的地方,是教会那些人的地方。过去一年的经验让我发现,那班经常来‘打机’的学生已经将这里看作他们的地方,变成第二个家。有时他们想逃避父母就会来教会,但实际上我们和他们的父母是有联络的,所以他们来打机,父母是知道的。Les记得有一位对他说,她很放心让儿子来这里玩,因为她打电话给Les,可以找到她的儿子。

节制才是最大的学习

谈到“打机”文化盛行的当下,应该如何牧养年青人。播道会同福柴湾堂倪骏业传道(Jackie)承认,现在年青人沉溺玩电子游戏的情况颇为严重,教会也收到不少的求助电话。“有些人觉得,要进入网络世界去拯救他们,我认为是很困难的。成年人有成年人的沉迷,例如抽烟、煲剧等,而年青人因着读书压力太大,也是需要放松及一个空间的休息。”‘打机’,已经成为青少年生活的一部分。况且青少年就算不被手机及游戏控制,都会有可能受到另外的沉溺行为控制。牧者应该在过程中帮助他们学懂节制,合理运用时间,这才是最重要的。有时家长见到孩子打机就发脾气,打骂孩子,但这个问题需要双方面去沟通,而教会提供空间给青少年玩,其实也是想成为家长与青少年之间的桥梁,帮助更多青少年与家庭的和好

(记者莫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