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说,他向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人,跨文化宣教中有福音信息应该适切于受众文化的主张,而保罗的这番话为此提供圣经基础。清朝时代,有些海外宣教士来华后,仿傚当代华人留长发辫、穿华服。他们相信,只要没有改变福音本质,改变信息的传播方式,以致对福音对象有适切性,是可以采用的宣教策略,当然他们也经过认真的分辨,确保福音本质没有被改变。当年宣教士面对的是民族文化的跨越,而来到今天的后现代,宣教工作所要跨越的却是更复杂的社会文化,适切的宣教模式可以打开很多机会之门,然而分辨却并不容易。

电玩已是今天青少年的生活文化,教会以此为青少年福音工作的接触点,并且开放堂会空间,是具有创新精神和灵活性的宣教工作。虽然电玩是媒介,但教会有明确的方向,就是将福音传给青少年,并且扭转各人躲在家里单独打机的失联现象,从而建立互助互爱的群体。香港有一名教人打机的网红,不但成立慈善机构关心青少年需要,更在他的频道中鼓励青少年返教会。他曾在教会为电玩迷举行布道会,吸引千人出席,当场有一百多人决志。教会不只是在“传”道,福音工作中也有改变社会文化的元素,实践整全的福音使命。

有适切性的宣教模式有很多美好的见证,但慎思明辨也重要,以致保守福音工作没有偏离福音的正轨。沈溺不过是其中一个显著潜在问题,自制是圣灵果子,教会绝对有能力在这方面提供帮助。然而,科技并不如一般人所想的,就只是价值中立的工具,人类用科技创作的文化,即使是电玩,本身的设计反映着创作者的企图,不论是善是恶,都带着创作者的价值观的痕迹。况且,电玩有不同主题和玩法,可以视之为文本,从信息分析是可行的第一步。

香港的电玩宣教工作可能是刚起步的阶段,前面的路还远,在路途上需要反思电玩的本质、实质操作,以及所建立的是什么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