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教育咨询会议“塑造新一代传道人的神学教育”1月中旬在香港举行,中港台逾百位神学教育工作者赴会,会议不但检讨过去,更提出未来的路线。因应现代华人社会的急剧改变,教内的改革呼声不绝于耳,议题包括教会发展、敬拜、青少年工作等,神学教育的目标是栽培未来领袖带领以上事工,故此神学教育的改革能为一切改革建立稳固根基。

任何的改革都必须仍然环绕着恒久不变的使命,既然教会在地上有彰显神国的使命,随着国度观在近代神学界中逐渐受到注视,那么未来的神学教育必须有国度观的复原,以致所有的改革都不会离开这重要轴心而各自发展,否则神学教育只会被社会需要一直牵着转圈子。

神学教育迫切需要改革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人材培育成果未能配合教会发展和需要,二是教会与社会出现严重脱节,因此教会未能回应社会需要;后者往往是前者的背后因素,因为会众也是社会的群众,他们的需要也反映社会的现况,与时代脱节的事工在教内也就不能产生良好效果。所以神学教育改革实际上是回应时代的需要,真理不变,但如何适切地表达、应用和实践,则是改革的内容。

社会不断改变,而未来才圆满实现的神国却有永恒性的,没有国度观的神学教育,在一波又一波的改革浪潮中,只会是绕着世界而转。国度观在神学教育上的复原,不是单指增加一两个阐述国度观的圣经或神学科目,不可或缺的是培育有国度视野的神学生,以致未来的牧者眼中不只有自己的堂会,更有牧养城市、国家、全地的心志。国度超越堂会和宗派,国度原则适用于个人生活和社会上所有层面,以及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的系统,而实践需要理论基础和策略,因此各类学科与国度神学的整合也很重要。

全球化发展导致反基督教的势力更加团结,教会面对末世的挑战,合一已成为其中一个重要议题。但没有家的概念,就没有合一的可能,而国度就是属灵的家的宏大描述。有国度视野的基督教会,不会因信仰表达的差异而分裂,因此神学教育改革若有国度观的复原,这将产生持久的合一果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