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记者到老师,从坏学生到神学生,李德慰老师与学生阿勇在亦师亦友的关系中同行10年,一起走过高山低谷。今期 Kingdom LIFE与大家走进校园,一同倾听这对师生在同行里如何经历神在各自生命以及校园中的转化。

“看见”的重要

 李德慰老师与阿勇的“相遇”是由一个祈祷开始的。李以前是一名记者,神呼召成为老师后,在工作上遇到不少难题,有一次他向神祈祷:“神啊,我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之后他行出办公室,经过自修房时看见阿勇和他的同学坐在里面。李觉得很好奇,于是走过去与他们打招呼。阿勇竟然主动和他聊起信仰:“老师,你为什么会信耶稣?”于是,他们开始聊起信仰话题,建立起真实的关系。“在这种机缘巧合下,我就带了他和其他同学回教会。就是这样,开始了与阿勇的同行,至今有10年了。”

透过这次相遇,李意识到,看见很重要。很多时候人太忙就会看不见,与阿勇的相遇就是神教给他的一个功课。“‘你想作我的工,就出去行下吧﹗你在学生群中多些走动,你见到就会做,不用我再提醒你。’这是神在祈祷中对我说的话。当我看见阿勇坐在自修房温书,就如同摩西看见荆棘着火一样,怎么可以不走近去了解?当一走近,就会明白神有工作给我去作。我们不要让自己赶‘死线’,就会看见神的工作。

故事的另一主角阿勇形容,李老师一向有为他们补习,陪他们温书到很晚。所以,当时阿勇心里会有疑问,为何这位老师会愿意留下来陪他们,因为学校放学之后是没有人的,很少有老师像他一样继续留下。于是阿勇就好奇问他是否有信仰,信的是什么。是李的生命令他对信仰有了兴趣。“李老师不是用一种教化的方式向我传递信仰,而是用行动去实践自己是基督徒的身份,这是最能说服我的。”

师生的同行

进入这间中学的头两年,李坦言,自己哭过很多次,对着这班学生,他不知道怎么教,和同学有很多冲突,很多次他都想过放弃。“刚刚开始做老师时,我不懂怎么事奉,只是答应了神要陪着祂的羊长大。”之后他就遇到了阿勇,阿勇以前很粗鲁和顽皮,会在学校咆哮,惹事打架等,但李认为神就是想将福音带给这些所谓的坏学生。在他眼中,虽然这群学生不守规矩,很顽皮,但李觉得他们心地善良,只不过不适合坐着读书而已。“在我的成长经历里,我也算是教育制度的失败者,试过重读,也是刚好遇到重视我的老师,我才没有学坏。所以当我在这里教这些学生时,就想起那些老师。其实对着这些学生是很开心的。别人会说我在帮助他们,其实在服事他们的过程中,我找到从事生命工作的意义。看见他们怎样认识神,神如何扭转他们的生命,我深信,这是圣灵自己亲自作工。

阿勇忆述当年自己尝试去变好时,其实很想读好书,去过一个正常学生的生活。但那些老师对他的印象不好,当阿勇有学习问题请教他们时,其实都不太愿意理他。后来遇到李老师,阿勇觉得他很不同。李老师真的愿意用心教导他们,即使他们在学校的形象非常差。“当时觉得好开心,自己被人重视,因为从小在家中,因着父母离异,我得不到父亲的爱和重视。”而李老师对他的影响非常深,现在阿勇在教会服事,也是立志要将信仰活出来。“现在我主力服事年青人,我不会单单只叫他们去做事,我自己都会落手一起做,与他们同行,这是年青人最需要的。”

神在异梦中的鼓励

在10年的教学生涯中,李坦言,所受到的冲击并不少,其中学生的离开对他的打击最大。在服事的第6年里,他带了一群年青人回教会,也信主了,但当找工作或各样事情受到冲击时,他们都离开了。那段时间李非常低落和沮丧,他去求问神,我要怎么做?神回应,你要经历圣灵。“那一晚,我就跪在神面前祈祷,神啊,求你的灵充满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快要放弃了。而当晚,我就开始发异梦。我平时很少发梦,但这个梦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梦中,耶稣安慰我鼓励我,为我披白袍,还对我说,你要继续教书。我3点醒了,不断流泪。神,你是真实的,原来不是那些学生会不会留下的问题,而是这是神的呼召问题。神的呼召,我就不走,我要经过流泪谷,神就应许让我看见结果。

而阿勇的委身,就是神彰显的结果。李未曾想到会见这一幕,阿勇顺服神的呼召,回到这间学校成为福音干事,后来更去读神学。“原来神的灵会工作的,在之前我是看不见,唯有继续等待,是神让我看见祂一直在作工,令我有动力继续前行。”阿勇进来学校服事后,他们的关系从师生变成同事,在事工的配搭中,也会产生摩擦。“开始时我都不知如何继续牧养他。这也是我的一个新学习,以前他们年纪小,会听你说话,长大了就会有自己的意见。我自己也在学习欣赏这个年青人在神面前有领受,能够看见我看不到的事情,以新的眼光看待我们的同行。”

(记者莫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