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一直是美国不变的立场,但为免影响中东和谈,几位前任总统都没付诸行动。美国国会在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大使馆迁移法》,早已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并决议将大使馆迁移至耶路撒冷。2002年国会通过的外交法也要求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但最高法院在2015年的判决撤回该法。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陆续履行竞选时的承诺,而在12月开腔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宣布将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至耶路撒冷,这比之前的任何声明更触动国际社会的神经。有反以色列倾向的联合国大会,就在特朗普发表声明前,抢先进行投票,以151票对6票,压倒性决议否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有合法的主权。联合国多次通过相关议案,为巴勒斯坦未来立国定都东耶路撒冷舖路。

国际社会谴责特朗普的声明,认为巴勒斯坦人将奋力反抗,美国的举动必会破坏中东和平。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争取东耶路撒冷为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首都,意味着耶路撒冷遭分割为二,而拒绝分割的以色列将被迫放弃土地,只能保留西耶路撒冷为其首都。耶路撒冷是中东最棘手的问题,任何一个方案都会引致某一方的不满,冲突无可避免,只能尽量减少祸害。美国迁移大使馆的决定或许会使局势不稳定,但将耶路撒冷分割为两国首都,根本不能解决长远问题,宣扬以毁灭以色列为大任的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居民置身如此的近距离,必构成国家安全问题。更重要的是,未来巴勒斯坦国有权定都耶路撒冷,是没有历史根据的主张。

为什么现时还没有诞生的一个国家(未来巴勒斯坦国)对耶路撒冷有合法的主权?在以色列复国前,曾占领耶路撒冷的鄂图曼帝国在一次世界大战时战败已离去,当时由英国暂时托管的巴勒斯坦地有不同的民族聚居,有基督徒、犹太人和穆斯林,但不存在着一个国家。以色列是联合国在巴勒斯坦地首先获承认而又确实成立了的国家,以色列在1967、1980年先后在法律文件上宣称耶路撒冷为首都。而当初主张两国分治的联合国,在“181议案”上没有将耶路撒冷纳入分地的计划中,而是主张将耶路撒冷交由国际社会暂时管治,日后进行主权的公投,所以当时并没有支持阿拉伯国家定都耶路撒冷。但“181议案”因阿拉伯国家拒绝两国分治方案,继而向以色列发动战争,而最终没有落实。巴勒斯坦自治组织在1964年成立时,当时宪章没有提到耶路撒冷,到以色列夺回耶路撒冷后,才在1968年在宪章上提出耶路撒冷为首都。联合国也是在以色列定都耶路撒冷后,才提出分割耶路撒冷为两国首都的主张。

最近的一次联合国大会投票显示,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如今就只有投反对票的其他五国:美国、加拿大,以及三个太平洋小国,分别是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瑙鲁国。美加的外交政策若然出现大改变,那就只余下三个太平洋小国。不论结局如何,历史的进程在神的掌权中,但祂也呼召守望者忠心地按祂的心意为列国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