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非洲贝宁(Benin)的头一晚睡在床上的时候,经历了有生以来最清晰生动的梦。我梦到自己深入内陆,漫步走过数不清的村落,每一个我遇见的人都没有脸,十分怪异。我走遍了全国各地看见成千上万没有脸的人。而现在,当我站在这里面对这一大群观众,注视着人山人海的脸孔,我知道圣灵要我说出我的心声。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说。“我看见没有脸孔的贝宁百姓,他们出生时一无所有。他们都是默默无闻的,成千上万的百姓。他们好像是一群没有前途的人,但是当中有些人肩负著国家的未来。我们就是来服事这群人的,这些人是贝宁的未来;他们是这个国家的财富。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我们来是要服事没有面孔的贝宁百姓。我们所做的一切,若是没有帮助到他们,那么我们所做的便是枉然。他们是神所爱的一群,对祂来说他们很宝贵。”

就这样,主帮助我传递了一篇信息,并且靠着祂的恩典,我才能演说总统就职开幕典礼的致词。第二天,我再次与总统会面。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有人不用讲稿,而能在正式典礼上致词廿五分钟。”他说。

“先生,”我笑着说,“我倒希望您事先让我知道我要致词!我在开幕仪式之前几分钟才知道我是讲员之一呢!”

“什么?”他不可置信地问。

这时,我向他解释神是如何帮助我,给了我那个有关服事贝宁无脸百姓的梦,这群世上默默无名的百姓,对神来说却十分的重要。圣经上说:“那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我们千万不可藐视这些卑微的人群;反而应该要像服事国家元首那般地服事他们。

在贝宁的时候,我再次瞥见那极为重要的原则:我们若在小事上忠心,神会托付我们更大的事。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荣耀神的名,使祂的国度在地上实现。

主赐给我们美好的机会去服事几个国家,甚至是国家元首, 祂教导我们如何以祂的爱去拥抱一个国家。在贝宁,我是代表“国际基督徒商会”(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hamber of Commerce)而有荣幸与该国的总统马蒂厄‧克雷库(Mathieu Kerekou)会面。他曾是斯大林‧列宁主义(Stalinist-Leninist)的独裁者,然而透过一位年轻的牧师罗门‧桑努(Romain Zannou)带领他归信基督。桑努牧师在一九九六年参加在华盛顿(Washington)举办的“国际基督徒商会”特会,他传来贝宁总统的私人口信,询问我们何时能去帮助他们。

之后,当我们一家与桑努牧师见面的时候,他再次问到我们何时能成行,前去服事贝宁的百姓。我们坐在一起时,我领悟到神要我们接受该国总统的邀请,去拥抱整个国家。

在南非比勒陀利亚的特会上,我遇见贝宁的克雷库总统,他向我们提出正式的邀请,以专业人士的身份进入他的国家。他的邀请是关于一场官方特会,由贝宁政府和联合国在贝宁共同主办。总统参加了比勒陀利亚的特会并且公开地邀请我们去服事他的国家。结果,有一百五十位与会人士愿意摆上他们的生命,借由各样方式来服事这一个微小的国家。我很荣幸地被任命为总统的特别顾问,也就是在那时,我向他分享主给我的异梦。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