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即将举行的吉中鸣“鸣稣嘢”演唱会中,Julian担任幕后编曲及制作。不说不知,早在10多年前,Julian同样是吉牧师的音乐布道会中决志。神何等奇妙的计划,当年还懵懂无知的少年,今日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音乐人,并立志以音乐事奉神。

“当年是同学邀请我去听‘演唱会’。我首先被现场的歌曲感动的,因着从小学音乐,所以我对歌曲,乐器和和声等比较敏锐。我当时觉得很好听,也很喜欢那个气氛,甚至看着台上敬拜的人,觉得原来信耶稣可以很有型,很新潮,于是就举手决志了。”Julian说。

“信主之后我试过埋怨神,为何我的会考成绩这么差?而前几年回头看,才知道神在默默看顾我,放了一个时间表在我身上。”Julian经历会考成绩不理想,就立志进入浸会大学读音乐,后来更发现自己很想从事音乐创作,于是从第二年开始主修理论及作曲。之后那年高考,反而是妈妈催促他报读香港演艺学院。Julian在过期报名被罚钱、遇上沙士、面试迟到等种种状况下,最终还是顺利进入香港演艺学院的作曲系。“别人会觉得我糊里糊涂就进来了,而有些人穷尽一生也未必可以。我觉得既然神在这种情况下都让我进来了,我需要对自己负责任。”反而因为如此,本来很反对Julian学习音乐的爸爸,默默接受了他的选择。虽然口里不支持,但每次的演奏会,作品发布会等,他都必定来捧场,用实际行动支持儿子。

以音乐事奉神

Julian分享,小时候开始,他就梦想成为一位唱片制作人。在演艺的第二年,Julian透过一位弟兄认识了基恩的负责人,刚好她正在物色合适的音乐人制作唱片,她鼓励Julian透过做音乐慢慢回到神身边。“最初,我将音乐表演和音乐事奉放得很近。我曾经试过敬拜事奉后走到台前鞠躬,其实是将荣耀归给自己,这是很错的事奉态度。圣经有句说话﹕‘在前的必会在后’,但音乐人是很自我的,永远不想在人后。这就会令音乐人容易与别人产生摩擦,不能包容或接受别人说你一句不好或不行。我后来发现,人会这样自我防卫其实源于缺乏信心,没有信心就恐惧别人说出自己弱点,就会出现反抗。”

关于最近正在筹备的吉中鸣演唱会,Julian坦言都会遇到几方面的挑战。“吉牧师的歌,我由细听到大,对我来说,这都是些很经典、很重要的诗歌,因为我初信时弹最多的就是吉牧师的歌。我不希望破坏了这些歌本身的好,但是在编曲上,也要作出合符潮流的效果,例如重新编排和声、前奏间奏等,令它的声音更融入现时的年代。因为声音有不同年代的变化,合成器在不同年代也在不断进化,我们需要考虑,是否保留歌曲原本的味道,还是舍弃某些部分放入新元素?这就是我们需要小心衡量及取舍的地方。还有一点,对我来说,处理这些歌一定要有心,不可以当编排普通流行曲一样去做,所以,我需要去沉淀,当自己在祈祷及敬拜的氛围中演绎一次,但同时也需要考虑未信朋友的喜好和感受,这也是我目前需要拿捏及平衡的位置。”

未来的音乐梦

谈到未来的音乐创作计划,Julian显得非常雀跃。“我有两个计划一直在心里酝酿:一是组织一个大型的管弦乐团,以古典方式将美好的诗歌用纯乐器版本演奏。二是创作一个音乐剧,以‘大跳大唱’的表演方式带出属灵的信息。这是我在音乐或者艺术上的一点‘反叛’。EDM(电子舞曲)的动感及节奏很强,我正在反思可否用这个风格和元素带出一种音乐的属灵新体验,以致可以吸引更多年轻人观看。”Julian也坦言,以目前的时间安排,他需要清空一些工作,才能朝着这个理想继续走,也期望能汇聚更多有同样异象的编剧、导演和音乐人等,以敬拜与古典音乐的结合,以音乐与表演的结合,一起去诞生跨界别的新作品来荣耀神。

(记者莫岚报道)

立即购票:吉中鸣“鸣稣嘢”演唱会

Profile

Julian Chan,小提琴与钢琴演奏者、唱片监制、演唱会乐手及音乐创作人,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作曲系硕士,师随罗永晖学习作曲,现为基恩敬拜音乐事工唱片监制,曾参与香港演艺学院大型多媒体表演《瓮》及《The Creation》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