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全球各地同时出现穆斯林大型归主浪潮,关注该情况的大卫.葛瑞森博士(Dr. David Garrison)与他的团队于2007至2012年间进行研究,用三年时间走访伊斯兰世界的九大区域十多个国家,考证当中的“穆斯林归主运动”,访问了超过一千名穆斯林归主者,发现神正在史无前例地推动“归主浪潮”,并写成了《灵风飊起》一书。前线差会、中国神学研究院、建道神学院跨越文化研究系、播道神学院于10月19至23日期间合办了“灵风飊起”系列讲座及研讨会,邀请葛瑞森博士来香港分享“穆斯林归主浪潮”。

►《灵风飊起》- 大卫.葛瑞森博士著

葛瑞森博士首先提出,17亿穆斯林并不是居住在同一个伊斯兰世界,而是九个“房间”或“家门”。它们分别是东非、北非、西非、波斯地区、突厥斯坦地区、阿拉伯地区、南亚西部、南亚东部及印尼马来西亚地区。它们有完全不同文化、信念及宗教习俗,有需要以独特的方式接触每一区;但共通点是神在每个“房间”都在工作,许多更是前所未见的。

20世纪中以前 极少穆斯林归主

该研究的目标为伊斯兰教兴起后一千四百多年来的“穆斯林归主运动”,定义是“单一语言及族裔中,有一千位穆斯林接受水礼”,因为愿意接受威胁生命的水礼,才是真信徒。

葛瑞森博士发现,自伊斯兰教兴起至1950年前的一千三百多年间,穆斯林归主运动只发生过几次。伊斯兰教兴起的头三百五十年,只有一个运动。及后的九次十字军东征,都没有产生任何运动,反而有不少基督徒归入伊斯兰教。十四至十八世纪欧洲文艺复兴及宗教改革期间,五百多年完全没有运动产生。葛瑞森博士说:“原来基督徒是‘不能令穆斯林归主’的专家。”直到十九世纪末,印尼和埃塞俄比亚才出现了两次归主运动。二十世纪的前半部,因着两次世界大战、经济大萧条及共产主义兴起,完全没有运动产生。

►21世纪的头12年间,就有69个运动产生

在二十世纪的后半部,到了1965年,印尼约有二百万人转信基督,成为历史上最大规模穆斯林归主运动。1971年孟加拉独立后,宣教士带领数以万计穆斯林归信基督。1979年伊朗成为伊斯兰教国家,1989年苏联铁幕倒下,1990年北非阿尔及利亚的穆斯林内战,都促使穆斯林归主运动发生。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三十五年,共有十一个运动,超过了之前一千四百年的总和。令葛瑞森博士意想不到的是,在廿一世纪的头十二年间,有六十九个运动产生,更在每一个伊斯兰房间都有。

要与神的工作对齐

葛瑞森博士指出:“我们活在历史上穆斯林最大规模归主的世代!”他们亲身考察过四十四个穆斯林归主运动,发现圣灵正在世界各地吸引人认识耶稣。他又说:“许多神在列国中的工作,令我们大大惊奇,甚至不信(哈 1:5)。神盼望世界认识主,正在兴起浪接浪的复兴浪潮,我们要与神的工作对齐,与神一同‘滑浪’。”基督徒应该学习神今天在穆斯林中间的工作,宣告今天就是得救的日子,跟他们分享福音,也要告诉其他基督徒,神盼望穆斯林得救,不是要把穆斯林杀光,要改变恐惧和憎恨。最后,我们要参与在其中,不应漠视。

►我们活在历史上穆斯林最大规模归主的世代!

他们访问了千多位归主者,归纳出神正在使用十道桥梁叫穆斯林归主。第一是以信心为主出去的基督徒。第二是祷告,神确实在答允许多基督徒的祷告。第三是将神的话以当地的母语,透过声音、画面及多媒体送到穆斯林当中。第四是圣灵的工作,好像异梦和异象。许多穆斯林在梦中看见一位发光的人向他伸手(太17:2),当他们有机会读到圣经,就会知道是耶稣。第五是忠心的见证,许多宣教士和信徒已经预备道路,即使到死仍未看见果子(来 11:13)。第六要向各肢体学习。葛瑞森博士说:“如果基督的身体真的知道整个基督的身体所知道的,互相学习,就会知道如何做神的工作。”第七是有效的沟通,以福音广播、网上平台、当地人易于明白和接受的本色化语言和福音工具,避免不必要的西方模式的沟通障碍。第八是本土化,让当地人承担教会发展和承接归主运动,外国人不应在前线带领。第九是创造空间让穆斯林自己发现耶稣是谁,也发现伊斯兰教的问题。最后,神正使用伊斯兰教带穆斯林归主:穆斯林很多时候不了解穆罕默德,但当他们将穆罕默德和耶稣对比时,就会知道没有比较。葛瑞森博士指出:“我们反而应该鼓励他们认识穆罕默德,然后与耶稣比较。很多见证告诉我们,当他们真正读了可兰经,就会发现当中有天堂地狱,有公义审判,却没有拯救。因此向穆斯林传福音的其中一个方法是问:‘你有看过可兰经吗?’之后给他一本,让他读完再谈。这个方法已经令2万多人受洗归主。”

►约有二百人参加10月19日的公开讲座。

(记者林暐皓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