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全球各地同時出現穆斯林大型歸主浪潮,關注該情況的大衛.葛瑞森博士(Dr. David Garrison)與他的團隊於2007至2012年間進行研究,用三年時間走訪伊斯蘭世界的九大區域十多個國家,考證當中的「穆斯林歸主運動」,訪問了超過一千名穆斯林歸主者,發現神正在史無前例地推動「歸主浪潮」,並寫成了《靈風飊起》一書。前線差會、中國神學研究院、建道神學院跨越文化研究系、播道神學院於10月19至23日期間合辦了「靈風飊起」系列講座及研討會,邀請葛瑞森博士來香港分享「穆斯林歸主浪潮」。

►《靈風飊起》- 大衛.葛瑞森博士著

葛瑞森博士首先提出,17億穆斯林並不是居住在同一個伊斯蘭世界,而是九個「房間」或「家門」。它們分別是東非、北非、西非、波斯地區、突厥斯坦地區、阿拉伯地區、南亞西部、南亞東部及印尼馬來西亞地區。它們有完全不同文化、信念及宗教習俗,有需要以獨特的方式接觸每一區;但共通點是神在每個「房間」都在工作,許多更是前所未見的。

20世紀中以前 極少穆斯林歸主

該研究的目標為伊斯蘭教興起後一千四百多年來的「穆斯林歸主運動」,定義是「單一語言及族裔中,有一千位穆斯林接受水禮」,因為願意接受威脅生命的水禮,才是真信徒。

葛瑞森博士發現,自伊斯蘭教興起至1950年前的一千三百多年間,穆斯林歸主運動只發生過幾次。伊斯蘭教興起的頭三百五十年,只有一個運動。及後的九次十字軍東征,都沒有產生任何運動,反而有不少基督徒歸入伊斯蘭教。十四至十八世紀歐洲文藝復興及宗教改革期間,五百多年完全沒有運動產生。葛瑞森博士說:「原來基督徒是『不能令穆斯林歸主』的專家。」直到十九世紀末,印尼和埃塞俄比亞才出現了兩次歸主運動。二十世紀的前半部,因著兩次世界大戰、經濟大蕭條及共產主義興起,完全沒有運動產生。

►21世紀的頭12年間,就有69個運動產生

在二十世紀的後半部,到了1965年,印尼約有二百萬人轉信基督,成為歷史上最大規模穆斯林歸主運動。1971年孟加拉獨立後,宣教士帶領數以萬計穆斯林歸信基督。1979年伊朗成為伊斯蘭教國家,1989年蘇聯鐵幕倒下,1990年北非阿爾及利亞的穆斯林內戰,都促使穆斯林歸主運動發生。在二十世紀的最後三十五年,共有十一個運動,超過了之前一千四百年的總和。令葛瑞森博士意想不到的是,在廿一世紀的頭十二年間,有六十九個運動產生,更在每一個伊斯蘭房間都有。

要與神的工作對齊

葛瑞森博士指出:「我們活在歷史上穆斯林最大規模歸主的世代!」他們親身考察過四十四個穆斯林歸主運動,發現聖靈正在世界各地吸引人認識耶穌。他又說:「許多神在列國中的工作,令我們大大驚奇,甚至不信(哈 1:5)。神盼望世界認識主,正在興起浪接浪的復興浪潮,我們要與神的工作對齊,與神一同『滑浪』。」基督徒應該學習神今天在穆斯林中間的工作,宣告今天就是得救的日子,跟他們分享福音,也要告訴其他基督徒,神盼望穆斯林得救,不是要把穆斯林殺光,要改變恐懼和憎恨。最後,我們要參與在其中,不應漠視。

►我們活在歷史上穆斯林最大規模歸主的世代!

他們訪問了千多位歸主者,歸納出神正在使用十道橋樑叫穆斯林歸主。第一是以信心為主出去的基督徒。第二是禱告,神確實在答允許多基督徒的禱告。第三是將神的話以當地的母語,透過聲音、畫面及多媒體送到穆斯林當中。第四是聖靈的工作,好像異夢和異象。許多穆斯林在夢中看見一位發光的人向他伸手(太17:2),當他們有機會讀到聖經,就會知道是耶穌。第五是忠心的見證,許多宣教士和信徒已經預備道路,即使到死仍未看見果子(來 11:13)。第六要向各肢體學習。葛瑞森博士說:「如果基督的身體真的知道整個基督的身體所知道的,互相學習,就會知道如何做神的工作。」第七是有效的溝通,以福音廣播、網上平台、當地人易於明白和接受的本色化語言和福音工具,避免不必要的西方模式的溝通障礙。第八是本土化,讓當地人承擔教會發展和承接歸主運動,外國人不應在前線帶領。第九是創造空間讓穆斯林自己發現耶穌是誰,也發現伊斯蘭教的問題。最後,神正使用伊斯蘭教帶穆斯林歸主:穆斯林很多時候不了解穆罕默德,但當他們將穆罕默德和耶穌對比時,就會知道沒有比較。葛瑞森博士指出:「我們反而應該鼓勵他們認識穆罕默德,然後與耶穌比較。很多見證告訴我們,當他們真正讀了可蘭經,就會發現當中有天堂地獄,有公義審判,卻沒有拯救。因此向穆斯林傳福音的其中一個方法是問:『你有看過可蘭經嗎?』之後給他一本,讓他讀完再談。這個方法已經令2萬多人受洗歸主。」

►約有二百人參加10月19日的公開講座。

(記者林暐皓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