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国与撒旦的国的争战从没停止,最黑暗的时代也是最光明的时代,绝望中仍然能看见神的手在掌管历史的走向。对于穆斯林世界的现况,传媒的焦点往往放置在极端伊斯兰教势力的全球扩张,令人心惶惶,而穆斯林群体在二十一世纪爆发的归主运动,却少人知道。宣教学者大卫‧葛瑞森博士(Dr. David Garrison),与团队走访十多个穆斯林国家,访问过一千多名穆斯林背景信徒后,将调查报告写成书,最近来港主讲“灵风飊起”讲座,亲自讲述穆斯林归主运动的调查发现。

根据葛瑞森博士的定义,在穆斯林社区里有逾100间教会建立或1000人受洗归主,才符合穆斯林归主运动的条件。从穆罕默德到主后19世纪前,没有发现一次这样的大规模运动的历史记录,20世纪有11次,但在21世纪头12年,就录得逾60次。他的调查发现令人兴奋,但隐藏在数字之下,还有一些重要事情值得教会深思福音的大能。葛瑞森博士在90年代曾经到穆斯林地区宣教,虽然懂阿拉伯语言,又具备宣教训练的装备,但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能结果子。后来他在印度发现穆斯林归主运动的迹象,引起他深入调查的兴趣,于是到世界各地展开详尽调查。在一次受访时,他被问及穆斯林是否因异象异梦这种超自然经验而归主,他承认有这因素,但同时又保守地表示“作为浸信会的人”,他对这些超自然经验会有猜疑(他在美南浸信会的差会当宣教士逾30年)。这位在传统教会事奉的宣教士,也无可否认福音的大能透过神蹟奇事彰显在对福音封闭的群体里。当然,在异象异梦之后,也要有信徒分享福音。

葛瑞森博士还提到穆斯林的信主经历,他们如何渴望得救,而唯有福音的大能才能使人经历到赦罪的平安。希伯来书说,只有耶稣的救恩才能真正洗净我们的良心。穆斯林似乎是最难接受福音的群体,但他们所最需要的还是得救这最基本的生命需要。我们会想出各式各样方法吸引人归主,给予幸福人生的应许,有时候将福音简约成为解决现世各类问题的良药,但事实上,在福音之外,世界上还有很多途径可以使人获得现世的幸福,但对于良心,就只有基督的宝血才能洗净。

在宗教改革五百周年之时,我们应当再思福音的大能是什么,唯独基督又是什么的意思。宗教改革先贤在欧洲大陆流过殉道的血,就是要让教会持守纯正的福音,愿穆斯林归主运动带给我们反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