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追求实践彼此相爱的群体,如家庭、教会,成员互动频繁,大家都看重关系的建立,理应较容易感受到爱。

“好有爱”、“没有爱”,听来是很自然的感觉表达,现今变成了评价团体关系的常用语,甚或有点像滥发的标签。爱心行动变成了简约的,表面化的,甚或是虚伪的表现。

见面打招呼本来是基本的社交礼仪,可连接到“好有爱”的标签是夸张的高声问候,甚至热情的拥抱。

为团体中的成员开生日会原本是分享快乐的机会,可要“好有爱”的话,得搞个秘密惊喜聚会(那位主角早就知道,还要配合扮作“无知”)。

为避免收到“没有爱”的标签,团体成员渐渐学会了隐恶扬善,不只家丑不能外传,也不能对领导或成员提出意见或指出错误,任何异议会被指评为破坏“好有爱”的秩序,变成不受欢迎人物。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一个“好有爱”的团体,却是一个只能包容“同声同气”成员的圈子。当“好有爱”等同了“好有关系”,大家为了维护关系,就不管谁对谁错,只要“有关系”,便可以接纳、容忍,或是包庇、纵容,什么错都变成“没关系”了。

虽然把“爱”变成标签令人感到不安,追求“爱”仍然是人心底的渴求,是神放置在人心中的动力,不要因为在某个团体中感受不到爱,就以为世间再没有爱的空间。你的付出即使被排斥,亦是一种爱的力量,或已唤醒一些沈睡的灵——那些自以为浸淫于“爱”中,其实已是近乎遇溺的人。

一个“好有爱”的团体,成员之间要尊重、鼓励,也需要提醒、督责,后者不应被标示为“没有爱”。


文@徐惠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