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讲到“祷告医治室”里的特殊现象,我观察到有些症状特别快速的得医治,如弱听和抑郁症,而一直以来排列首位的该是痛症,往往是一个简短的祷告,痛楚便迅速减退,一般在20分钟内会完全消失。有人坐在“与神相遇室”轮候期间,沐浴在神荣耀的同在时,痛楚指数已开始下降。这两年,有八成以上有痛症的访客是带着零痛楚步出医治室的。痛症杀手,祂的名字是耶稣。

达文被左脚踭的剧痛烦扰了一年多,定期按摩再加止痛药未能减轻痛楚。医生配给的鞋垫是唯一的舒缓。他住在远郊,前来医治室需要两小时的路程,故一直顶着痛在拖延。那天早上,他终于出现在医治室。我们把他的双脚放在椅上一拼,右腿明显是比左腿短了约两厘米。长短脚和身体左右不对称是常见的现象,也是一些痛症背后的原因。祷告后,他的双腿得以对齐,走路时脚踭不再痛了!他随即把伴随了一年的鞋垫扔到垃圾桶里,步伐轻快地离去。

爱玲在16岁时打羽毛球意外受伤,左膝关节脱骹。6年来,她多次求诊骨科医生和跌打师傅,试过止痛药物、按摩、中药,帮助都不大,疼痛依旧,被迫停止所有喜爱的运动,包括健身。走路和上落楼梯时左膝的痛楚指数是7。她住在没电梯的五楼,每天撑著膝盖的痛上落楼梯,十分无奈。那天她进入医治室时,见到报告板上写着知识言语﹕“左膝痛因意外受伤”,心中一阵暖流。祷告后,爱玲再找不到任何痛的痕迹,令她难以置信,不断地测试再测试,屈膝跳跃,短跑冲刺。祷告小组带同摄影师随着她跑到街上的楼梯级跑上跑落。半个钟后她终于欢呼说:“感谢神!我得到新生命!”

莎利在过去4年饱受坐骨神经痛的煎熬。她说这是个非常可怕的痛症,除了神打,什么种类的医生都见过了,也试尽不同的治疗方法。正值壮年的她,步行不能超过20分钟,总得找个地方坐下来。有时候被迫蹲在街边歇息,狼狈非常。医治室小组为莎利进行了“身心灵对准校正”的祷告,痛楚明显地减退下来,约十五分钟后全身的痛都消失了。她既惊喜又激动,随即热心地为在场有痛的人按手祷告,有4人即时得医治,可真是皆大欢喜的一天。

沈小姐大清早从深圳起程来到医治室。神特别恩待她,才刚步入“与神相遇室”,仍未开始祷告,那缠扰了一个多月的肠胃痛便停止了。一星期后,她再回来报告好消息:她有严重胃痛和内出血的状况,正等候排期动手术,但祷告服侍后第三天痛和内出血都停止了,医生检查后取消了手术。

20岁的历克和妹妹报名参加了香港的拉丁舞锦标赛。赛前一个月踢足球不幸受了伤,足踝肿痛难耐,医生叮嘱不可走路,要卧床一段日子。直到赛前的一天,足踝的痛楚指数仍然高企在9(10为顶点),终被妈妈挟著来到医治室。团队为他作简短祷告后,痛楚迅速地消失了,刚好赶及第二天的赛事。谁又会料到兄妹俩人共赢取了十六个黄金奖杯!十六个冠军奖项!痛症杀手,祂的名字是耶稣。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