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直有基督教机构在社会上参与扶贫工作,但教会在服侍贫穷人上却仍未确立清晰角色及路向。建道神学院信培部早前举办“从触动到行动──香港贫穷问题与教会的回应”讲座,由学者分析本港贫穷问题现况,牧者从信仰角度看扶贫工作,鼓励教会承担关怀贫穷的工作,再由前线同工分享关怀社区贫穷人士的实战经验,反思信仰如何回应日益严重的贫富悬殊问题。

 最低工资只能买一杯咖啡

krt324-16a

.叶兆辉教授

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讲座教授叶兆辉引述研究分析香港社会的贫穷现况,指出若以最低工资相对物价来计算,本港劳工的购买力偏低。他举例称,瑞士苏黎世的最低工资时薪(港币199元)可在当地购买超过三杯鲜奶咖啡(Latte,苏黎世售价约港币56元一杯),而日本东京(最低工资时薪港币59元)则可买约1.5杯(东京售价约港币35元一杯),但香港的最低工资时薪(港币32.5元)却只能在本地买约一杯Latte(约港币30元)。当购买能力愈低时,人的快乐指数亦会较低。“在我们的制度上,是否对低技术工人有所亏欠?”

叶又称,过去十年,香港贫富不均的情况愈来愈严重。1991年的家庭收入中位数是月入9,964元,2001年上升至月入18,710元,但2010年却仍是月入20,500元,可见社会中有许多人并未受益于经济增长。他认为,扶贫工作不应只处理人们的需要,而是要深入了解社会制度如何造成问题。

教会有一定影响力

他提醒教会,推动扶贫工作时必须按地区需要而行。而香港贫穷地区有七大板块,就是﹕一、元朗东北、北区西北区;二、元朗北、天水围;三、屯门中部;四、东涌;五、葵青北、荃湾南;六、深水埗、油尖旺北,以及七、观塘、黄大仙中、九龙城南。每个地区贫穷问题的原因都不同,其需要也有所不同,例如深水埗以长者为主,若教会在逐区建立儿童中心便为不合。有些地方社会服务的“供应”很多,但需要却并不多。教会进行扶贫工作时,需要参考数据,令工作更有效。

叶鼓励信徒应将贫穷问题看成“关我事”的,且不单止去想要“做什么”,而是要思考“怎样做”。事实上,全香港有千多间教会,四十多万名信徒,对社会必定能发挥一定影响力。

耶稣是尊重贫穷人的主

.蔡少琪牧师

.蔡少琪牧师

建道神学院副院长蔡少琪以不同角度看教会扶贫的参与,指出教会本身不应只是进行扶贫事工,教导与推动信徒关怀贫穷亦十分重要,特别可以在讲坛中分享相关信息。例如强调耶稣本为富足,却成为贫穷,一生以贫穷形象示人。但蔡同时强调,教会对贫穷的教导必须整全,例如要认知到有些贫穷是当事人有责任的。另一个教导是,神是会为贫穷人伸冤的,但神同时是公道的,不会只偏袒贫穷人。此外,马太福音11章提到“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是耶稣作为弥赛亚的记号,“关心贫穷人”是认出基督的标记之一,因此教会也应该带有这样的记号。蔡指出,耶稣是“尊重贫穷人的主”,更曾说﹕“你们贫穷的人有福了!”(路加福音 22:29)在拉撒路与财主的比喻中,在世贫穷的人在死后得以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蒙福。是否相信贫穷也是有福的,是关乎属灵眼光,以及如何看待生命价值。蔡强调,耶稣在世时,也是一生贫穷的,能够明白贫穷人的故事。耶稣是救赎贫穷人的主,也是一生提拔贫穷人的主,祂会使用贫穷人。最后,耶稣呼召和激励人一生服侍贫穷人。

教会扶贫旁观者多

.廖嘉敏传道

.廖嘉敏传道

“基督教超穷教会”传道廖嘉敏分享,其教会以“超穷”命名,意谓靠着耶稣,生命可以“超越”物质生活上的贫穷,拥有丰盛的人生。他们在太子的一间餐厅聚会,日常接触及服侍该区的基层人士,并向他们传福音,提供门徒训练。在她服侍贫穷人的经验中,总结到一些教会参与扶贫时应注意的问题。首先,旁观关心的人虽然多,真正参与者却少。第二,物质摆上比较多,但愿意投放时间者少。第三,教会较常以事工为本,重视果效,却不是以服侍人为本。第四,教会比较多回应贫穷人的生活问题,却较少回应生命的问题。第五,教会应留意其扶贫工作是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所提供的服务是否受助者的真正需要。第六,教会要注意其服侍是放烟花,还是细水长流。她提醒信徒,我们每个人都是蒙恩的罪人,服侍贫穷人时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单单分享主耶稣的恩典。

 

(记者陈淑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