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近几年间爆发的社会冲突、警民冲突、官民冲突,给社会撕开了没有人能缝合的伤口。每次冲突过后,教会群体都会加深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但焦点很多时候落在激动情绪和暴力行为上,有一条提问却受到忽略――为什么革新的呼声总是在街头,而不是在教会?

虽然我们不认同示威者用暴力方式争取诉求,但也不能否认今日香港最强烈的改革呼声出现在街头,除媒体镜头所捕捉的示威者外,还有在旁静坐、和平示威、好言劝谏的各方人士。尽管我们不一定认同他们的观点,但无可置疑,他们对改变的强烈诉求,源自对社会问题的观察和感想,和内心对公义的追求,那不会是来自冷漠的心。如此强烈的改革热情,却似乎与不少教会追求平稳安逸的属灵状况,形成强烈的对比。言行一致回应大使命和文化转化使命的信徒,向来只有少数。被异象与现实世界的差距所触动,从而产生改变的渴求,就在这一刻,使命的火光被点燃,也有冲出去迎接风急浪高的志气。属灵温室决不能培育改变世界的领袖。

可是当信徒将教会当为温室,是险恶社会中为他们遮风挡雨的避难所,而教会的牧养和讲道重心也向他们的需要倾斜,单一提供用信心克服家庭、工作、生活问题的属灵安慰剂,结果会造成吸引同类的教会文化土壤。成功的牧养会带来教会增长,但教会增长并不等同于神国扩展,人数多也未必一定会导致社会改变。神所聚集的人群(教会)不是为增长而存在,而是为要在地上彰显神的荣耀,这荣耀因神国临在地上而充满全地。

信徒只有一个真正的避难所,就是神,而他们在基督里所到之处,神的遮盖也在那里。在街头上有很多热血革新者,有些还未信主,有些对信仰不冷不热,但若然他们的命定与神国的旨意连接时,就有真正翻转时代的力量,所作的也超越今天教会所能成就的事。现今是寻找羊圈外的羊的时候,我们要走到街头,唤起他们的呼召,进入社会七山头带来更大的革命,那不只会建立美好的社会,作工的果效更存到永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