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之時,看新聞知道西九文化區發生死亡事件,一女三男在一個大型電子音樂節中昏迷,其中一人已死。新聞又說,有人被懷疑曾濫藥,而警方在會場也發現毒品。其實,所有參加者在入場時都要先被保安檢查,確保身上沒有毒品,為什麼有這嚴密措施?很簡單,某些類型的音樂節容易演變成毒品派對,也有可能是在某些音樂的影響下,人們對毒品較為不設防。

音樂可以讓人放鬆精神,也激發想像,使頭腦容易從理性的束縛掙脫出來,進入亢奮、甚至是意亂情迷的狀態,在這情況下,接觸到靈界也不為奇。今年11月,來自摩洛哥山區的「酋酋卡大師樂隊」將來港表演一種玄幻儀式音樂,主辦者稱他們的音樂帶著一種魔力,將人帶進出神、亢奮的精神狀態。他們是繼承伊斯蘭蘇菲主義的民族音樂傳統,蘇菲主義是伊斯蘭教的神秘主義教派,他們視宗教音樂為獲得神秘經驗的媒介。滾石樂隊就曾到酋酋卡村朝聖,汲取靈感創作搖滾音樂。

說到這裡,讀者可能心裡已響起警鐘,提醒自己萬萬不能接觸這些音樂,因敬畏神而遠離惡事,是聰明的做法。但除此之外,有什麼可以反思呢?神創造了音樂,讓人用音樂敬拜祂,接觸到屬天的榮耀,可惜今日被仇敵利用,成為通靈的媒介。如果我們的敬拜音樂只是講求正統、經典、藝術造詣、流行性、情感化,卻不能帶領人的心靈經歷神的同在,那就是很大的失敗。

大家都聽聞英國的教會有凋零的現象,但宗教新聞社(RNS)最近報道,倫敦西敏寺大教堂的晚禱崇拜吸引很多人排隊入場,他們靜靜地坐著聆聽詩歌,在神聖的氛圍下獲得靈性的喜悅。當然背後可能有一些社會因素解釋這個現象,其一是現代人只想有靈性經驗,而不想委身於一個宗教組織。但無論如何,人們渴慕經驗神的同在,始終是一件好事,我們的神是充滿恩典的。香港的教會可以想一想,是否可以在晚間有開放給公眾的時段,就只有詩歌和音樂,讓慕道者有經驗神的空間。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