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歷史上出現過很多改變社會的學說,但能夠在一個半世紀之內就深入地改變西方思想,被社會的頂尖知識分子奉為經典,並且廣泛地滲入不同學科領域,就大概只有進化論。

達爾文(Charles Darwin)於1859年出版《物種起源》,時至今日,進化論的觀念不時反映在科學、心理學、人類學、哲學、社會學、藝術的理論上,這披著科學外袍的宗教塑造二十世紀的不可知論社會,將懷疑信仰的種子撒播在其後的幾個世代,更將人與動物在本質上等同,偷走神所賜予的獨特身分,當人不知道自己的本位,就不會知道人生的方向,這也就偷走了人的命定。

最近伯明翰紐曼大學發表調查結果,指少於一成的英國人接受創造論,其實其他有悠久基督教歷史的西方國家也有相似現象。早於2006年就有科學媒體的調查報告指,全球有十個國家逾七成人口接受進化論,其中九個是基督徒人口為主的西方國家,加上日本,全部都是知識分子為社會創新力量的國家。事實上,皮尤研究中心有數據顯示,教育程度較高的人傾向接受進化論。這解釋為何進化論能夠塑造社會的思想形態。

雖然進化論以科學包裝,但卻是從沒經過科學實驗證實的一種「假設」,而有關生命起源的說法,根本無法用科學方法證實,它不是真正的科學。人是誰?人從哪裡來?這些是宗教性或哲學性的問題,進化論對生命起源作出假設,根本就是宗教或哲學。宗教必然有超自然的概念,但進化論對生命的解說除去超自然的因素,所以更精確的說,它是人的哲學。

知識分子為什麼擁抱偽科學?人都有探求生命意義的需要,就要為「人是誰」和「從哪裡來」找出答案,但這不可能是科學能提出的答案。科學去到最深的一層,就會涉及宗教,可是與宗教分離的科學一直存在著生命的不確定性,要抺走不確定性,就需要製造一個論說,假設就是一個方法,進化論為滿足人類的宗教需要而生。

建基於不實假設的一切論說,即使如煙花的耀眼,卻是在沙土上建造的屋子,有一日將會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