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飲食文化異常豐富,各色各樣的餐廳應有盡有,但飲食的方便卻是由從事飲食業人員的巨大付出而成就。很多人認為飲食業是最難信耶穌的行業之一,但有一群的基督徒卻迎難以上,抓住神的呼召去服事這個群體。今期Kingdom Life 採訪了從事飲食業牧養工作多年的鄭偉誠牧師及「好主意」餐廳經理Dickson,透過他們的經驗及分享鼓勵更多人加入服事飲食業,同心以天國文化轉化飲食業。

摸索新的牧養模式

在鄭牧師多年的服事中,他看見飲食業信耶穌最困難的是時間問題。他們每日工作時間很長,週末是最繁忙的,而教會的活動卻集中在週末。很多時候,飲食業從業員信了耶穌,但當要返教會時,就面對工作時間與教會生活的衝突。有些弟兄姊妹甚至在信主之後很難在這個行業立足,因為你跟別人說信耶穌,別人會對你有要求,造成很大壓力,最後索性轉行。另一情況是,有些基督徒入行之後,就不再返教會了。

面對飲食業的這個狀況,神給鄭的領受是「先聚後散」。意思是,一群飲食業的基督徒先匯聚一起工作,彼此牧養。因此,從今年1月開始,鄭從星期一至五的上午都在「好主意」餐廳的水吧做義工,逢星期一下午都會與餐廳的員工聚會,用這個時間敬拜祈禱,看聖經及分享信息。「如果我們只是和飲食業的人口講要跟從耶穌是沒有用的。」飲食業和文書工作很不同,他們的學習模式主要是模仿,即是師傅不會教你怎樣炒菜,而是你去觀察他是怎麼做。「如果我們想去牧養這個行業,就要用他們慣有的模式去做,就是模仿。和他們一起工作,也是對我的一個挑戰,我要用實際行動去活出我所信的耶穌。」

「『好主意』是一個牧養點,而我們期望在更多的地區建立這些點,那麼餐廳就成為很好的聚會地方,除了可以牧養餐廳的同事,還可以輻射附近做飲食業的基督徒來參與,以致更多人有機會被牧養。」這就是鄭想建立的飲食業的牧養模式,他定義自己的身份是職場牧者,每星期撥出一部分時間和他們一起生活,牧養他們,而工作的場所就成為一間教會。

除了職場牧者,鄭也期望興起職場宣教士。「有些弟兄姊妹很想在這個行業中回應主,我就鼓勵他們不需放下過去在行業的經驗,只需要願意在工作崗位中成為職場宣教士,就可以成為服事的人。」鄭現時正在提供門徒訓練給這些有心的弟兄姊妹,期望他們被裝備後可以差派到一間基督徒老闆的餐廳中工作。那麼,一位職場宣教士配搭一位職場牧者,這樣兩個彼此配搭,就會成為互相支持,而這些餐廳就會成為飲食業的福音大本營。在飲食業中,這種文化的轉移很難一步登天去到不同食肆中,但從基督徒老闆的餐廳開始,匯聚越來越多人,就可以令這個文化能不斷擴展。

神的恩典——「好主意」的誕生

「關於『好主意』的運作模式,其實是神從很多年前,就已經帶領我走向這個方向服事祂。」2003年,Dickson當時工作的餐廳結業,他就與一群弟兄去不同餐廳探訪及幫手,其中一間餐廳叫「好主意」,就是現在這間餐廳的前身。「當我一看見這間餐廳的名字就覺得非常好!『好主意』,就是GOOD IDEA,其中GOOD的一個字母『O』是透明的,意思就是神的旨意成就好的主意。」Dickson在「好主意」幫忙數天後,得知餐廳的股東想將這間餐廳轉手。「老闆問我是否願意接手,但我沒有足夠資金,所以根本不敢想。後來我回去和牧師祈禱,領受了一句經文:『當兵的人不用自己帶糧食。』當我聽到這句經文後繼續思想,就覺得很有道理,出去打仗士兵,當然不用擔心糧食和家庭需要的。」之後Dickson繼續禱告,突然有一位弟兄提議一起籌集資金,最後竟然籌到超過所需的資金數目。而那位老闆也決定,轉手的費用可以以後慢慢還。負責裝修的弟兄也願意遲些再收錢,所以到了餐廳重新開張的那天,Dickson看看銀行存摺,發現他基本上一分錢都沒有用過!神的應許就是這樣以奇妙方式成就了。

後來,「好主意」經歷了幾次的重整搬遷,每一次,Dickson或多或少都會有失落感。例如最開始的那間,他們也是做了7個月就結業。「當時臨結業時,我問神,我們不是為賺錢而做,也看見你的祝福和帶領,為何經營了7個月就要結業?」當時Dickson感到很低落,但有一天他在回餐廳的路上,看見天上有太陽,但又在下雨,就想起那首詩歌——「雲上太陽」。「聖靈在那刻就提醒我,當日在內地,神用幾日時間幫助我賣了一間餐廳,我覺得是神的工作,但今日我遇到一些事不明白,就質疑神嗎?當時我就立刻感到很慚愧。而差不多同時,有一位弟兄也和我說,你以為你不見了很多錢,但今天早上神告訴我,祂也是用了很多錢在栽培你。」

一路的經歷雖然困難,有很多不甘心及失望,但Dickson明白到,神在我們軟弱的時候,就會提醒扶持我們,這就是一個訓練。「直到今天,我覺得這個訓練還未結束,因為今日我站在經理這個位置,就是神給我權柄,揀選了我去服事這個群體,為著神給予我在飲食業的異象繼續奔跑。」

(記者莫嵐報道)

查詢食物到會或合作,請致電2799 8171(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