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安荣耀国际事工”负责人恰克.皮尔斯(Chuck Pierce)近年在世界各地除教导犹太根源的恢复外,更积极推动使徒运动,最近他和团队来香港主讲特会,主题正是“使徒性教会兴起”。如其他教内的复兴运动一样,使徒运动对教会的运作必会带来重大改变,而这将加强地方堂会的繁殖功能。

根据皮尔斯和他的同工罗伯特‧海德勒(Robert Heidler)的观点,使徒运动与犹太根源的恢复息息相关,因为在使徒行传年代,初代教会就是以使徒中心的模式运作,教会的最高领袖是使徒,他们在耶路撒冷和主要外邦城市建立使徒中心,监督其范围内的聚会点。当年的教会不像大部分的现代教会,并没有一座教堂建筑物,信耶稣的人以家庭聚集的方式崇拜和团契,而聚会点分布在不同地区的信徒家里,在使徒中心之下与其他聚会点形成紧密的教会网络。海德勒引述初代教会教父的文献指,当时教会经常有先知预言、医治神蹟等圣灵恩赐的彰显。

来到二十一世纪,教会大多数是在堂会聚会,又不是家庭教会,为什么需要恢复使徒中心模式呢?海德勒提出一个实务考虑,就是恩赐互补。他们很早就宣讲五重职事的恢复,即一家健康的教会必须有使徒、先知、牧师、教师和传福音的,在这五种恩赐的交互运作下,才能完善地装备门徒各尽其职,在世界建立神的国。虽然很多教会都接纳五重职事,并决心推行,但当他们日后探访这些教会时,发现很少能够实行,原因是在一家中小型教会里不容易有整全的五重职事团队。所以海德勒认为,使徒中心可以补足地方堂会的恩赐缺欠,在从属关系中发挥五重职事的功能。

在今年的两次华人聚集期间,皮尔斯都预言到使徒运动在华人教会中的兴起,以及华人教会的新模式,并认为将对世界带来极大的影响力。在现今的时势下,华人教会无法不变革,从旧日的植堂模式,转向分布式的聚集,而这必须在紧密的网络中互相连结,才能在五重职事架构下发挥完善的教会功能,在黑暗的时代成为明亮的灯台,见证那将要来临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