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现时福利政策,在播道儿童之家长大的孩子,到了18岁后便不能继续在院舍居住,却又无家可归,这群18岁的青年该何去何从? 早前播道儿童之家得到凯瑟克基金资助,并委托了突破机构,调查访问了200多位青年进行一项研究,期望更深入了解离院青年面对独立生活时的困难及需要;并检视现行服务所扮演的角色。

报告指出最困扰“无家青年”的是住屋问题,他们收入仅仅可以糊口,难以应付高昂租金,对于未来发展,不敢抱有期望,只能“见步行步”;加上缺乏学历及资源进修,令这群无家青年正面对向下流动的危机,延续跨代贫穷。有见及此,播道儿童之家开展“第二人生助跑计划”,透过计划,增加过渡性住宿位予无家青年,亦期望借着“卫星/ 空巢家舍”,就是有心人以慈善方式捐出单位,提供住屋予无家青年居住,让服务扩展到院舍以外,帮助青年独立生活,继续人生路。

一名受访青年Ben,约10岁时因家庭问题经社工安排到播道儿童之家居住。Ben形容那时在儿童之家的生活很安稳,又可以安心读书;然而到了18岁,他坦言一切都变得混沌、迷茫。“18岁那年,按规定我要离开家舍,返回家中跟爸爸住。爸爸患有精神病,病情亦非常严重,试过用菜刀威胁妈妈的性命。这个家,住不下去。后来,妈妈返回国内,而我则要另觅居所。试过入住临时居住中心,个人物品只可以放在床边,很容易被人偷去,品流又相当复杂,曾经与吸毒的人、逃避追杀的人同住一室。也试过在深夜时,有个男人一直站在我床边望着我,我就一直假装睡觉,不敢出声,那一刻真的很惊。我感到很无助,只是求有安稳栖身地方。”

经由社工及儿童之家院长的介入,Ben最后成功申请入住青年宿舍,为期两年过渡性的住宿服务。在这期间,Ben得到稳妥的生活及宿舍的支援,可以重拾对未来发展的方向。现时他在一家中学从事IT的职位,有能力自及自足,过稳定的生活。

按估算,因家庭问题,例如与家人关系恶劣、家人长期患病、父母离异等因素,未能有安稳居所,有需要入住青年院舍的年轻人大约有7,000人,但现时社会提供的青年宿位并不多,以播道儿童之家为例,青年宿位也只有18个。

播道儿童之家院长 罗美珍 分享道:“这群无家青年,他们大都是‘叻仔叻女’,很懂得为自己打算。只要我们能够扶他们一把,他们是可以向上流,成为社会的栋梁。”

(新闻稿由有关机构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