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是什么?曾经听过有人幽默地解说:“就是‘教会’人怎样做人的地方。”这话确实有几分的真实,虽然教会的核心是敬拜神,但也有教育的功能,如果除去所有具有教育性质的活动,教会聚会至少有一半会立刻消失。想一想,教育这么重要,但教会所采用的教育方式却千篇一律,而且百年如一,很少有志之士有改革的动力。

然而,学习方式的改变在个人层面已静悄悄地发生了,成人信徒都很懂得自己选择神学院晚间课程,又知道读什么基督教书刊,在网上看什么讲道节目,日经月累,我们已有自己的取向和偏向,在一种不是正统的规范、不是严谨的系统下,开拓自己的学习途径。

其实这也是今天社会的趋势。世界各地都有庞大的热心网民人口,无私地分享知识,造成新一波的知识革命。不出二十年,知识的碎片堆积网络山头,无论是大学课程,或是创业之道、艺术、手艺、天文地理,你想学什么,大都可以在网上找到教学资源,而是绝大多数是免费的。我们已进入了自学时代,在网上就能学习,但严格来说,不是完全是自己独立摸索知识的,只是“老师”在网络世界里,而且没有特定的,今天收看甲的五分钟教学短片,明天是乙的教学短片。

今天非洲农民只要有上网的手机,就能学习现代农业科技,互联网科技确实有助于教育普及化,但这种新的自学模式真的优于传统教育模式吗?至少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网上的知识量即使比以前增加一百倍、一万倍,但大多数是一种分散无序的状态,知识是免费的,但是否可以受惠,很在乎你本身有没有整合的能力,知不知道自己的学习需要,有没有自己的学习计划,能不能持续的自我鞭策,很可惜,这些能力却没有在过去从学校里学到,到今天,资讯再多,只会成灾,却不是人人有能力浮游在知识的网海上,而最终能到达目的地。

现时的情况是,信徒学习真理的场所已静悄悄地移到网上,每天吸收散片式资讯,可是仅少数有整合和内化的能力,能将新知识融合在自己已建立的知识系统上。而另一方面,教会的学习模式却还是“一人在说,其他人被动地在听”,我们应如何是好呢?将问题留给基督教教育专家,还是以“信徒皆祭司”的心态,让我们一起面对呢?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