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的一个故事。甘地在伦敦大学念法律时,遇上一个讨厌及歧视他的教授,一次在饭堂,甘地坐在教授隔邻,教授对他说:“一只猪和一只鸟是不会坐在一起吃饭的。”甘地心平气和地回答:“我将会飞离开。”然后到另一张桌子去,教授给气炸了。

歧视及标签的问题不是已过的历史,今天仍然会在不同的处境中发生,甚至是我们自身的经历。有试过穿着得老套一点走进名牌服装店,给以貎取人的售货员冷待,在他们的眼中,贵客有一定的样子。

我们常常说,现今是一个多元的世界,要学会接纳不同的种族、宗教、政治、价值观念……,不应歧视排斥别人。可是这个同时强调自我与自由的社会,又让人陷入另一种困惑,我可以为争取自己的权益或表达个人的意见而攻击别人,没有想过退让。最近,香港教育大学民主墙张贴了诅咒教育局副局长丧子的标语,引至轩然大波,有学校即时停止“教大”学生的实习,亦有不同院校学生作出维护言论自由的反击行动,对立愈演愈烈。

无论我们站在哪方的立场,让甘地与教授的对话给我们一点反省,当你受到歧视攻击时,不要代入对方给你设定的角色;当你不同意别人时,不要以为对方的让步是他们承认自己是错的,只是不愿与你一般见识而已。

圣经记载的一个情境亦给我们很重要的提醒,法利赛人来问耶稣为什么与税吏和罪人一同吃饭,耶稣回答:“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耶稣要让法利赛人思考,若信仰欠了对人的生命价值的认同,他们宗教的热诚只是一种虚伪。


文@徐惠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