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会向来积极参与中国内地事工,然而内地环境不断改变,宗教活动的进行向来都需要审时度势。今年香港回归二十年,回顾过去,香港教会参与中国事工的方式亦不停随时势转变。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北角卫理堂社关小组日前举行“回归二十年‧内地信仰分享的蜕变”座谈会,探索中国内地教会的状况,以及香港在中国事工上的角色。

强调依法管理宗教事务

房角石协会主席汤颂年牧师表示,香港回归二十年,中国内地的宗教政策经历不少变化,香港教会在内地服侍的模式亦有所转变。过去,中国政府采取维稳的政策,鼓励非政府组织为建设和阶社会作出贡献。然而,近年内地政府政策改变,强调依法管治宗教事务,由政府引导、服务、管理宗教活动,以达到“发挥宗教积极作用,抑制宗教的消极作用”。在强调“依法治国”的原则下,近年内地政府有不少与宗教活动有关的条例立法,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办法》、《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办法》。“中国事工就是处于这种环境下,在松紧调整之间自处。”汤又指出,内地不同地区对政策的阐释或有不同,某些地方可行的事工,并不代表在另一地方都可行。“如果我们不审时度势,就会出现很多问题。一本通书不可睇到老﹗”

中国事工的不同阶段

房角石协会在中国内地服侍多年,作为主席的汤牧师观察到,香港回归二十年以来,香港教会在中国事工参与上的角色已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变化。第一阶段是作为响导的角色,香港教会首先进入内地,接触中国教会,并且让世界知道中国内地的基督教发展情况。第二阶段,香港教会作为桥梁,让中国教会与外界交流。第三阶段,中国教会已经开始发展成熟,香港教会作为平台,提供经验及训练,加强中国教会在神学、社会服务上的知识与能力。

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院长邢福增教授接着分享,中国法律有宗教信仰自由,但“实践”信仰时涉及结社自由、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宗教是个人的东西,在公共空间表达时,会受到一定规管。“中国内地对宗教的理解是复杂的。”过去,香港教会能在中国进行事工,其实也是在配合内地的大气候变化。改革开放之后,内地政府开始肯定宗教在慈善公益、社会经济方面的贡献,而香港教会团体进入内地,服务社区,背后是带有信仰关怀的,希望能见证基督信仰的精神。

以智慧关心中国

“当你进行一项服务时,政府亦会关注你进行到什么程度。”邢指出,从政府角度而言,宗教团体参与内地服务,只可停留于关怀、服务、捐献,不宜涉及政策层面。“我们进入中国,需守中国法律,遵行政策、政治的底线,有智慧地探索底线。”他说,“中国现正处于复杂的状态,有很多好的地方,也有很多问题存在。正因为如此,我们要继续关心中国,而这关心需要有很多承担,甚至是后果或代价。”

最后,邢回应会众提问时表示,从内地来港修读神学的神学生,思维会比较阔,回到内地服侍时,也许会面对不少冲击。部份神学生可能选择到海外服侍以国内华人移民为主的教会。

 

(记者陈淑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