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统计,目前情绪病在香港是十分普遍的,平均每六个香港人便有一人患上情绪病,而世界卫生组织预言,2020年,抑鬰症将会跃升为人类第二号的健康敌人。面对香港社会对心灵健康如此庞大的需要,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可以如何透过自己的专业去回应呢?今期Kingdom Life访问了临床心理学家郑健荣博士(Sammy),分享他如何在职场中实践神对他的生命呼召。

亲身经历带出生命呼召 

谈到如何走上从事心理治疗之路,Sammy直言,神从他年少时就透过自身经历让他明白神对他生命的呼召。大约在17、18岁时,Sammy是一个单纯的门徒,当时他很想为耶稣赢得很多灵魂,所以经常参与教会的布道队,不断去传福音,并带领了不少人信耶稣。但当时Sammy有一个深刻印象,虽然他带领了很多人信耶稣,但同时也发现其实人背后还有很多问题。“记得有一个10多岁的青年人,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我花了很多时间帮助他,但很可惜最终他还是跳楼自杀。当时对我来说,有很多的反思及挣扎。我问神,其实我们是否可以帮助人再多一些?神的心意是否真的带一个人信主就完结?”之后不久,Sammy的家人也患上情绪病,对他的家庭产生很大的困扰。就是在这么多的冲击之下,Sammy面对升读大学的选择时,很自然就选择了读心理学。“我知道是神让我经历有些我所帮助过的人或者屋企人,所遇到的困难,神想透过我的帮助去告诉别人,神很爱你,有些问题是有出路的。”

信仰与工作之间的平衡

“我们的人生有太多问题,但神让我看见,有问题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同样,在我的工作中,我会看见病人的很多问题。我常常会反问自己,如何回应他们的问题呢?”在Sammy的工作中,首要做的事,就是帮助病人康复。而当中有些病人就会觉得,为何你这么有热心去帮助我呢?Sammy曾经试过有不少病人对他的信仰很感兴趣而主动问他。“通常我在初见病人时,不会主动提及信仰,因为他们的期望不是来听我传福音的。但我在尽力帮助病人的过程中,让他们感受到我是一个很不同的心理学家,自然地就吸引别人对我的信仰很感兴趣。”Sammy曾经遇到一个患有强迫症的病人,他找过很多名人名医都治不好他的病,而Sammy就用一些实证为本的方法帮助他康复了。这位病人和家人都非常开心,然后对Sammy的背景和信仰都很好奇。之后甚至带着家人去教会,认识耶稣。“我很开心,基督徒首先要在工作中作好见证,影响别人,让人感觉到你是一个与别不同的基督徒,自然就会吸引人。这时候我们再与别人分享信仰,就更有从神而来的力量及果效。”

情绪问题需要更多人关注

Sammy指出,在香港患情绪病的人,数字是比较高的。有些研究统计表示,平均每6个香港人就有一个人患有情绪病,而这个数字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也非常一致。除了情绪病,沉溺行为,例如赌波、色情、饮酒等,也是社会的一大问题,腐蚀著很多人的精神、时间以及关系。而这些问题其实反映着城市的种种压力,人需要一些途径去减压,但却是用了一些不健康的方式去发泄。我们看见,在香港社会这个高压力的城市中,情绪病沉溺行为,影响着很多人。而香港基督徒及教会是需要关心和回应社会的需要。就如同耶稣出来治病传道,同时也是关怀人的需要的,以致令很多人感受到耶稣能够帮助他们。如果教会能够发挥这个功能,对信仰在社区中的推动和发展都是很有帮助的。

人生的下半场召命

谈到未来的工作及事奉方向,Sammy坦言,“人生很短暂,我差不多已走过人生上半场。在上半场里,我不断在我的专业里学习及装备自己,而来到人生下半场,我需要好好把握及运用我的时间,投资在更加有永恒价值的事情。”所以,在医管局工作了20多年,Sammy认为是时候作出人生的转变,于是他决定建立自己的诊所,一方面工作时间比较弹性,另一方面也因着少些行政工作,可以腾出更多时间见病人,并且能够每个星期拨出一些时间在但以理学院服事。

而为了回应城市及教会在心灵健康与医治方面的需要,Sammy将与但以理学院合作,成立巴拿巴学院,透过两年的培训与训练,为教会及职场兴起一群基督徒辅导员。“这个为期两年的辅导课程,是主要为平信徒设立的。很多人都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训练一个完备的辅导员是不太可能。所以,巴拿巴的定位很清晰,就是想训练‘朋辈’辅导员。”何谓朋辈辅导员呢?也就是一些懂得和别人聊天、懂得聆听和关心人的辅导员。而当人有轻度的情绪问题,他们除了聆听,也可以给予合适的建议。“其实这个模式不是我自己去想的,原来在外国已经有很多这种实证治疗的方式,发现原来未必需要专业资格的人,只要接受一定的训练,是可以成为朋辈辅导员,对有轻度情绪问题的人是很有帮助,能预防他们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

如对该辅导员课程兴趣,欢迎登入巴拿巴学院网站了解详细资料:

https://mpoffice.org.hk/巴拿巴学院/

(记者莫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