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尤研究中心发现,美国千禧世代以社交媒体、健身运动和美食社交代替教会,似乎是教会一大隐忧。报告指,仅约27%的千禧世代人口有上教会的习惯,相比上世代,年轻人较少参与宗教活动,但仍然寻求灵性的满足,只是渠道再不是传统教会的形式。虽然研究对象是美国人,但现象有全球化的迹象,华人教会不能回避流失千禧世代的问题。

皮尤的报告指,对千禧世代来说,透过健身运动更能接触内心世界,反而在教会却没有如此实在的经验,而健身教练好像扮演牧者角色,提供灵性指引,以及建立群体生活。另外一些千禧群体选择在社交媒体,寻求归宿感和使命感,与人联系,分享生命和生活,或是在餐饮场所得到社群关系的满足感,甚至认为这就是教会。

华人教会重视薪火相传,总不愿意看见青少年不断流失,而教会日渐老化。但是对策往往只是外在形式的改变,例如提供活泼有趣的活动,丰富青少年喜欢的社交生活,希望吸引他们留下来。然而,外面世界的活动永远更有趣,更有吸引力。其实所有人都有灵性的追求,年轻人也不例外,补救方式应针对灵性的不满足。对于千禧世代,“坐着听道”如纸上谈兵,无法让他们经验神,一位实实在在介入他们生命的主。千禧世代更热衷于社群关系、社会关怀、公义行动、人生使命等,对于上代信徒,这些不是信仰的核心关注,但无可否认却是人能够经验神的场景,是神给他们寻见的道路。如果教会能将“草场”的概念,在合乎圣经观念下,扩大它的领域,千禧羊群就有他们的草场,而不会四处流浪逐水草而居。

扩大对“草场”的观念,与教义无关,也不是改变教会本质,却也不是表面形式的改变,而是教会对神国观念的更新,将异象的范围扩大至社区、城市,甚至全球,将神国的福音从个人得救扩大至城市的转化,建立信徒为职场祭司,更新社会文化,实践爱和公义。